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脱轨 >> 第 67 章

江晓媛要照顾奶奶,祁连先她一步过去代理工作室的事。

她默默地对着病房的白墙皮思考她“生如夏花”的主题秀,感觉蒋老师说得对——她时常会有灵光一闪的感触,然而一旦用造型或是绘画的形式表达出来,又感觉不像那么回事。

她有心去骚扰蒋博,但又总在最后关头忍住,只是一遍一遍地修改,时常修改得头破血流的,就知道“买彩票”的那两块钱,实在太不容易赚。

这一年年底,江晓媛带着奶奶去了她即将比赛的地方,临出发,是陈方舟来送行的。

陈老板虽然个头袖珍,但是干活给力,一路帮她扛着行李,把她们送到了火车站:“老祁在那边接你,放心吧。”

江晓媛冲他摆摆手:“谢谢了陈老板,等我发达了,一定提携你。”

陈方舟一听,台词被抢了,只好把准备好的“苟富贵,勿相忘”咽了回去,改成了:“你踏实点吧,老大不小的人了,一天到晚做白日梦。”

火车广播请“送亲友的下车”,陈方舟与江晓媛挥手作别,他站在已经空荡荡的站台上,像一颗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黑枣,缩着脖子,皱着五官,两只手揣在一起,听见火车放了个漫长的屁,然后摇头摆尾,不徐不疾地挪动起来。

忽然,陈方舟神经质地往前走了两步,随即自己意识到了,强行停了下来。

“我要干什么?”他茫然地想,“跳站台吗?”

站台上的乘警奇怪地瞄了他一眼,想必是目测此人身板不足以违法乱纪,于是很快调转目光,不再关注他了。

陈方舟脑子被寒风吹得空空的,他吸了一下鼻子,怅然若失地往回走去,忽然不由自主地想起他那年满怀中二,南下准备闯荡世界时的心情。

那时候火车票还没有实名,进站还不必出示身份证和车票,每个小流氓平均精通两到三种逃票方法,青少年的陈方舟只会一种,所以大概只配叫“盲流”。

他逃票上车,上了车就钻厕所,在车厢里左躲右闪,跟检票员斗智斗勇,鼻子里是啤酒泡鸡爪的馊味,他心里装着一片海阔天空。

如今,他那馊了的海阔天空味道散了,他心在有个家,有个老婆,即将又有各孩子。

再温暖也没有了。

毕竟是今非昔比了——陈方舟甩甩头,听着身后火车声渐渐远去,感觉自己像是与另一个自己分道扬镳,他心里有种强烈的欲望想回头看一眼,又觉得没有意义,于是失笑一下,灌了一喉咙凉风,回家去了。

江晓媛在路上给祁连发了短信,告知了火车正点到达时间,然后说:“顺便帮我看看有没有便宜点方便点的旅馆,我先住下来,再慢慢找房子。”

祁连简短地说:“行,你不用管了。”

……什么就不用管了?

等她顶着一双黑眼圈到了目的地,祁连又开着一辆不知从哪弄来的车,直接把她送到了一处居民楼里,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她:“房子租好了,以后你就住这吧,离工作室不到八百米。”

江晓媛:“……”

他居然这么长时间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把房子给租好了!江晓媛震惊得无以复加,只好再次对他的闷骚表达敬意。

奶奶在旁边瞪着眼睛打量着祁连。

祁连把行李送进去,冲奶奶笑了一下:“一楼,左边那间就是。”

奶奶开了口,发话说:“你进来喝杯水吗?”

祁连十分乖巧:“不了,天太晚,不方便。”

奶奶神色缓和了一些,收回了虚伪的客套:“哦,谢谢啊小伙子,那你早点回去吧。”

祁连痛快地说:“好。”

然后他自行开锁,进了一楼右面的那间房。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两间对门同时出租的房子的,屋里的布置充分考虑了老年人的需求,没有一个门槛和台阶,虽然不大,但也够住,江晓媛甚至在卧室的一角看见了一个别致的工作台。

“简直没辙了。”她想。

这天晚上,江晓媛做了个非常古怪的梦。

梦里有一个巨大的屏幕,她扬断了脖子也看不到顶,大屏幕上分割成无数个一尺见方、骨灰盒似的小屏幕。

七八成的小屏幕像是坏了,都是黑屏状态,其他亮着的在播放影像,主角都只有一个——江晓媛自己。

她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沿着大屏幕的底部缓缓地往前走。

有些小屏幕里,她落魄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于是就不看了。江晓媛惯常自恋,流连逡巡的都是里面的人风光得意的。

比如有一块屏幕上,她看见自己一身珠光宝气,还戴着一副遮着半张脸的墨镜,高贵冷艳地从某个不认识的建筑里走出来,门口等着的记者立刻追上来,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噼里啪啦地对着她拍个不停,嘴里嗷嗷叫着“江老师”。

江晓媛心花怒放地想:“天呢,这也是我吗?”

她这么一想,屏幕上就跳出了“回放”两个字。

江晓媛好奇地按了下去,就看见了那个刚刚被扔到这个世界来的倒霉的自己。

然而与过去的她不一样,屏幕里的江晓媛在美发店被孤立之后,没有选择自欺欺人地忍受,而是心和嘴一样硬地收拾东西走了,她走得志气非常,谁也没告诉,四处流浪了好一阵子,最后到一家定制服装店里给人打零工。

她从打扫卫生做起,寒冬深夜里,满手都是冻疮和针扎出来的小眼,在一盏摇摇欲坠的小灯下缝东西,这样一点一点地学,一点一点地做,最后居然成了个知名的服装设计师。

江晓媛看得心潮澎湃的,代入感苏得不行,看完不过瘾,恨不能立刻再找一个屏幕意/淫下一段。

搜寻半晌,她终于又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

屏幕上的江晓媛成了个知名的艺术家,格调相当高,还办了自己的画展,她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回放”,发现这一段得分歧点在祁连第一次对她承诺无条件帮助的时候。

和真实的江晓媛不同,屏幕里的那个她犹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答应了,她在祁连的资助下念了一所国外的知名艺术院校,由于想清楚了自己想要什么,又还勉强算是有点天分,之后一直一帆风顺,混得不错。

江晓媛看完默默回味了一下,看得也有点爽,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有点别扭,反正不像前面那个燃。

这时,她忽然又想:“那些黑了的屏幕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念头刚一冒出头,隔壁一面黑了的屏幕上就跳出了“回放”字样。

黑屏想必不是什么好事,江晓媛有点不太想看,但又耐不住好奇心,最后还是点了。

屏幕里回放了一段黑白的视频,开头和方才一样,黑白剧里的江晓媛接受了祁连给她的资助,但后面却慢慢不一样了,这里面的那个江晓媛,虽然人在学校,心却始终没有落到她的专业上,像是混日子混出了惯性,学习未见得怎样用功,反倒总惦记着给她钱的人。

江晓媛惦记人,想也知道总是那一套——她要是占尽优势,就能优雅可爱、游刃有余,她要是心怀不安,必定公主病犯,作天作地。

贼都知道“谋财害命”乃是大不义,于是钱和人终于不可兼得,最后她在祁连冷淡转身相对的时候,向病毒投了降。

屏幕再次回到黑屏状态。

原来“黑屏”就是那一个情境下的她输给了病毒的意思。

江晓媛极目远眺,发现不时有原本亮着的屏幕熄灭下去,然而无论怎样灭,总是有那么零星的几个屏幕是亮着的。

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产生一个衍生的平行空间,平行空间里的人走向岔路的另一边,两个时空从同一个起始点出发,然后背道而驰。

那么也会有无数个病毒,在无限时空中与她纠缠吗?

她输给病毒无数次,同时也一再击败了对方吗?

江晓媛不知道,这毕竟只是她一个毫无逻辑的梦。

然而当她在凌晨五点准时醒过来的时候,她突然有了某种使命感——她要为自己走出的这条路负责,因为或许有无数分道扬镳的“自己”在默默注视着她。

江晓媛一骨碌爬起来,开始了自己忙乱的一天。

要和祁连交接新工作室的事。

要联系客户。

要准备招聘团队。

还要继续修改她“生如夏花”的作品……

或许第一轮就被刷下去了,那也没关系,学艺不精,大不了下次再来。

或许将来学艺精了,也一样离功成名就差那么一点运气,那也没办法,她只好多参加几次抽奖,借以慰藉自己死不回头的心。

反正这里的她中不了奖,另一个平行空间里没准能中呢。

“即使时间仅有二维,也将呈平面状而不是直线状,有无数个方向,那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同时做出无数个选择。”

“其中总有一个选择是对的。”——《三体》by刘慈欣

喜欢脱轨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脱轨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脱轨最新章节 - 脱轨全文阅读 - 脱轨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脱轨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娇妻羞羞:腹黑BOSS,宠很深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大佬的丫头不好惹独家娇宠已上线他的情深似海年雅璇霍凌沉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影后恃宠而骄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透视神医在都市穿成男二白月光[快穿]大小姐她又美又飒为了苟,下弦壹穿上了女装你是我的万千星辰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陆爷的小逃妻惊艳全球了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我靠养崽爆红娱乐圈陆先生又进黑名单了回到农家当幺女今天磕到天选大佬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完本推荐: 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重生都市仙尊全文阅读神级卡徒全文阅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变身之女侠时代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全文阅读重生野性时代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战穹全文阅读黑骑全文阅读一品修仙全文阅读天官全文阅读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一枪致命全文阅读我不当鬼帝全文阅读头狼全文阅读明王首辅全文阅读有钱君与装穷君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弃婿归来香祖百炼飞升录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九零后天师网游之最强传说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影帝偏要住我家妖孽奶爸在都市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寒门祸害红色莫斯科中二宝可大师梦我要做秦二世镇世武神雄兔眼迷离全球进入数据化诸天神国时代隐婚,天降巨富老公!带着系统来大唐重生之时代先锋荒野求生:神级驯兽师养鬼为祸青川旧史顶级弃少我在末世种个田摘仙令

脱轨最新章节手机版 - 脱轨全文阅读手机版 - 脱轨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脱轨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