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残次品 >> 番外六

十八年后。

“四号机紧急跃迁!”

“能源不够啊!我被锁定……”

“定”字刚出口就被截断,通讯频道里最后一个象征伙伴的光点暗了下去,机甲紧接着发出尖叫——

导弹锁定预警!

高能粒子流预警!

机甲能源红线预警——她的备用能源被击落了。

陆果一咬牙,剩余能量不足以支撑一次紧急跃迁了,三枚导弹同时锁定了她,穷追不舍,她把速度加到了极限,几乎已经是凭着本能在躲,机身倏地一震,高能粒子流融化了她最后的防护罩,导弹几乎擦着机尾而过,陆果脑子里一片空白,电光石火间,她不知回忆起了哪场战役,忽然灵光一闪,掐算好了时间,卸载了一半机身。

被抛弃的部分刚刚脱离,就被两枚导弹同时击中,碎片暴风似的飞出,她刚好躲在“台风眼”处,没有被爆炸波及,而机甲只剩不到四分之一的质量,剩下的能量刚好可以把她传递到最近的跃迁点。

熟悉的失重感传来,紧急跃迁成功了!

陆果整个人被保护性气体包住,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没松到底,她眼前忽地一黑,被弹出了模拟舱。

“什么情况?”少女愣了好一会,“我刚才明明……”

眼前的屏幕重新亮起来,从外界视角给她回放刚才发生了什么——她紧急跃迁的瞬间,“敌人”就预料到了她落点,精准地施放了跃迁干扰,截断了机甲和跃迁点之间的能量勾连,然后就在她自以为成功脱逃、最放松的一刻,给了她致命的第四枚导弹。

陆果惨叫一声:“啊!为什么!”

耳边响起男人不紧不慢的声音:“因为你逃起来慌不择路,还不肯紧急跃迁,一看就是能量不够,得减重才能跑,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跃迁成功,当然选直线距离最短的跃迁点,怎么,你的落点很难猜吗?”

陆果:“……”

头顶的舱门滑开,陆果重重地吐出口气,不甘不愿地爬了出去。这一组的同学全都灰头土脸地站成一排,等着听训,陆果瞥了旁边的男生一眼,小声问:“没事吧?”

男生痛苦地摇摇头,脸色惨白,紧张得快吐了。

这时,军靴点地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脊柱不由自主地僵了僵。

这里是第八星系自卫军直属院校——独立军校,正好是期末考试周。

三年级生的期末考试会有额外的模拟实战科目,每年都有第八星系自卫军的高级军官亲自下场陪练。

据说运气最好的一届学生,赶上了阿纳金将军当陪练,阿纳金将军说话像唱歌,放水放得水漫金山,让那一届学生的平均分高得空前绝后。可惜阿纳金是星际缉毒组的牵头人,常年在外星系出外勤,很少出现。碰上托马斯杨将军和拜耳将军也不错,托马斯杨会提前给考试大纲,非常人性化。拜耳将军和白银十凶名远播,但对青少年们意外的宽容,他来考试的时候会点到为止,保证绝大多数人安全过关。泊松杨将军会在模拟战前加理论考试,能分散分数风险,算有利有弊——理论苦手容易抓瞎,实操苦手们就比较欢迎他了。李弗兰将军话很少,扣分很严。图兰将军则比较随便,全看心情,心情好了就睁只眼闭只眼,心情不好就很容易搞出教学事故。

最怕碰上柳元中将军,此君是白银十卫的主力军,骚操作很多,只要露面,必然超纲。

因此,每年学生们都会在考试前疯狂转发“柳将军烧香”照片,企图用信仰之力御敌于考场之外。

今年是独立军校建校以来第二十一次模拟考试,学生们“拒绝黄拒绝赌拒绝柳将军”的意念感天动地,于是柳将军果然没来。

这次的考官是统帅林静恒本人。

一开始听说统帅要来学校,学生们都乐疯了,奔走相告,纷纷朝亲朋好友们花式显摆。

不料又听说统帅是来考试的,乐疯了的学生们于是真疯了,跪着爬回来,准备补考费的准备补考费,写遗书的写遗书,不知道是何方瘟神混进了这一届当中,拉着全体同学“中大奖”。

“罪魁祸首”陆果同学可能是被念叨多了,实在没憋住,打了个喷嚏,立正状态又不敢揉鼻子,只好用力吸溜了一下。

那个瘆人的脚步停在她身边,没人敢斜眼看。

“三分零五秒,全体阵亡,”林静恒的目光没在陆果身上停,淡淡地扫了这群鹌鹑一眼,问旁边的助教,“你觉得给及格说得过去吗?”

助教很是艰辛地挤出了一个笑容。

三分零五秒已经是目前为止的最长记录,有一组据说不到一分钟就被撸光了。

全体补考是要上新闻的,助教不敢吭声,准备一会联系校长,亲自找统帅沟通。

“稍息。”林静恒翻了一下个人终端里的记录本,“一号机学员。”

“到!”

“都三年级了,实操过程中精神力上下浮动超过10%,你们老师没告诉过你,考试之前要先把脑子里的弹簧卸了吗?”

“二号机。”

“到……到。”

“你的武器库不是被击中的,当时只是被扫了个边,从过热到爆炸,中间应该有五秒预警,为什么不及时卸载?这么会过日子,是不是要我给你颁个艰苦朴素奖?三号……”

三号就是那位一直哆嗦的男同学,刚被点了个名,此君的精神就已经绷到了极限,直挺挺地扑地,晕了过去。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从他身上迈了过去:“医疗舱拉走,劳驾,顺便把地板擦一下。”

把每个学生都精神凌迟了一遍,他停在了陆果面前:“十六号。”

陆果立正:“到。”

林静恒看了她一眼:“这门课叫什么?”

“报告,‘太空机甲战斗实操’。”

“唔,”林静恒轻轻地一挑眉,“是么,我还以为叫‘一百个星空小故事’。你基础不牢,操作意识约等于没有,一被围攻就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为什么不扎实学你该学的,要去生搬硬套那些经典战例里的极端操作?爬都不利索,你就想马拉松,战场上死得最快的不是精神网都铺不出去的废物,就是你这种喜欢耍小聪明的。”

陆果偷偷地看他,对上那双冷冷的灰眼睛,委屈地把眼皮一耷拉。

林静恒:“……”

后面的长篇挖苦忘词了。

这场噩梦一样的期末考试结束后,三年级学生像集体服食了泻药,互相支撑着从模拟中心爬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死的?”

“一分半,精神网上撸下来的。你呢?”

“……刚下场,可能还没连上精神网吧?”

“我苟延残喘了两分钟。”

“你比我强,我都没喘,我进去就憋了一口气,没憋完就给弹出来了。”

“对了,去年及格线多少来着?”

一片沉默。

陆果弱弱地说:“好像是二十五分钟。”

学生们各自翻开网店,搜索物美价廉的骨灰盒。

陆果:“……不过我最后一个出来,看见校长擦着汗跑来了,可能是来求刀下留人的。”

这天的校长信箱炸了,据不完全统计,校长先生总共收到了五百多面锦旗,统一定制,上书“妙手回春,救我狗命”。

考完试就可以离校了,陆果要带回家的行李不多,机器人给她打好包,一个双肩背包就装下了,她匆忙检查了一下,换下学校制服,穿上便装,快步往外跑去。

“陆果,晚上‘断头饭’,去不去?”

陆果把双手拢到嘴边:“我爸来接我啦!”

周围一片失望的叹息,她笑起来,朝偷偷瞄她的人吹了声长口哨,蹦下了石阶,短短的自来卷也跟着上下起伏。

学校门口停着一辆低调的私家车,一个亚麻色头发的高个男子接过她的包,在她头上拍了拍,每次来接陆果的都是他,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他就是陆果的父亲,那是个很有气质的男人,看得出她家境不错——以及金发碧眼果然不容易遗传下来。

“湛卢!”

亚麻色头发的“男子”给她拉开车门:“先生在里面等您。”

陆果探头一看,车里果然有那位刚才把学生吓晕的先生,于是像小时候那样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车。

“爸爸!”

林静恒正批阅着什么东西,“嗯”了一声,没抬头。

陆果居然一点也不怕他,带上车门就往他身边爬,控诉道:“老爸,你好凶啊。”

“我哪句说得不是客观事实……你给我下去,多大了!”

陆果嬉皮笑脸地猴在他肩上,扒下他的胳膊,有声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

林静恒皱着眉擦掉脸上的口水,保持严肃:“像话吗?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入伍了。”

陆果毫不在意地左摇右晃:“那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有我可爱吗?”

林静恒:“……”

“自卫军直属院校学生在校期间视同预备役军人,坐有坐相。”

“我不,”陆果翘着小尾巴,“我现在没在校,也没有穿制服,暂时不是军人啦。”

林静恒快让她气笑了:“那你是什么?”

陆果臭不要脸道:“我是小宝贝呀。”

小宝贝没心没肺,转头忘了考试时留下的心理创伤,从独立军校门口一直嘚啵回启明星的银河城,竟丝毫不见口干舌燥,把林静恒烦得想粘住她的嘴,觉得这小崽子真是深得其父真传……另一位父亲。

陆必行一直希望有个灰眼睛的女孩,不必太漂亮,她会带着林家人特有的静气,但不要有那么多幽微又沉重的心事,这样,照顾她、保护她平安快乐地长大,或许可以稍微弥补一点林静恒的遗憾。

不料这个灰眼睛的女孩是个猴。

该猴完美地继承了陆必行的好奇心与林静恒的破坏力,在不要脸方面更是青出于蓝,是个敢在统帅黑脸的时候顺着他的裤腿往上爬、一边爬一边撒娇的“英雄”。

“回来了!”陆果进门就把鞋踢飞了,“嗷”一嗓子嚎道,“老——陆——你的亲亲小宝贝回来啦,有没有想我!”

客厅角落里,一个坐在钢琴前的少年瞥了她一眼,顺手撩起一串音符。

“哦。”陆果撇撇嘴,“知道了,小洁癖。”

说完,规规矩矩地把踢飞的鞋捡回来摆好。

少年眼睛轻轻地弯了一下,又在钢琴上按了几下。

陆果一摆手:“能好吗?老爸亲自下场,不过学校应该不会让我们集体不及格的。”

少年手底下的钢琴声活泼了一点。

陆果一顿,随后跳起来扑了上去:“你才胖了!”

他俩一个弹琴一个说话,用的不是一种语言,交流起来却居然毫无障碍。

陆必行奇怪地从楼上下来,接过随后进来的林静恒的外套,纳闷地说:“奇怪了,都是我养大的,我怎么就没练就这种听音辨意的特异功能。”

少年看见林静恒,把陆果的脸按在了键盘上,这才站起来,惜字如金地打招呼:“爸。”

少年叫林然,跟陆果一起培育的,人工培育的双胞胎,也没有什么兄妹、姐弟之分,谁有求于谁的时候就认谁当老大。平时陆果看心情称呼,心情好了就叫“美男”,心情不好了就叫“小洁癖”“臭哑巴”。

林然则比较从一而终,一直管她叫“炸弹”。

从小就喜欢开着儿童仿真机甲满屋飞的陆果选择了独立军校,林然却出乎所有人意料,走了艺术路线,刚刚在古典乐坛崭露头角,进了个知名的星际乐团做钢琴手,正跟着乐团满世界巡演,误打误撞地满足了陆信当年的心愿。

让陆必行比较遗憾的是,两个孩子谁也没进星海学院。不过林然的乐团抵达第八星系的第一站,就选在了星海学院的星空礼堂,陆校长提前给自己留了几张vip票。

“果果,你别动他头发,刚做好的造型,要不是为了等你早走了。”陆必行说,“小然,赶紧换衣服去,先让湛卢先送你回乐团候场,一回家就乐不思蜀,还得坐星舰呢。”

兵荒马乱地送走了林然,又收拾了一通,他们总算在傍晚之前抵达了星海学院。

星海学院位于北京β星附近的人造空间站上,整一座空间站全是学校的,因此没有所谓“大门”,星舰没落地,就能俯瞰到穹顶的礼堂,灯火中分外显眼。

星海学院已经放假了,学生们都不在,各地的古典乐爱好者与附庸风雅之徒蜂拥而至,星舰收发站异常繁忙,直到演出快要开始才安静下来。

灯光熄灭,陆必行最得意的星空穹顶熠熠生辉,细碎的落在正中的舞台上。

音乐从无数个声道里钻出来,一瞬间就将时间和空间浓缩在五线之内,汹涌而来。

行至中场,乐声暂停,全场掌声雷动。

林静恒视力极佳,一眼就能看见钢琴边上的少年,林然十分显眼,站起来向观众致意的时候,影子被一束舞台边打来的光长长地拖下来,是很有艺术感的构图。林静恒忽然走了一下神,没想到自己脑子里竟有一天会闪过“构图”两个字。

年少时,他常常独自出巡在静谧无声的星际里,偶尔关闭重力系统,人飘在机甲中,精神就顺着精神网延伸出去,那时,他以为自己注定了要独自葬在无尽宇宙中,谁会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也会为了陪伴家人,穿上很不适应的礼服,安静地听一场丁点也听不明白的古典音乐会呢?

古典乐和林静恒……

无人注意的黑暗里,他莫名其妙地笑了。

就在这时,肩头一沉。林静恒一偏头,发现陆果已经靠在他肩头睡着了——说来也奇怪,陆果这个能跟林然用琴声对话的“知音”,完全就是个乐盲,只要弹琴的不是林然,对她来说,再高大上的音乐也跟鸟叫一样,全然欣赏不了,她只会听那些嗷嗷嚎的野路子口水歌。

“没有艺术细胞。”林静恒叹了口气,放松了肩膀,把她略微拢过来一点,让她靠得舒服些。

台上,新的乐章开始了,像细碎的风,先是卷过山岩,与沿途草木窃窃私语,忽地又冲上云霄,放浪形骸起来——

漆黑静谧的坐席上,陆果的口水在统帅的肩头画了一块地图,陆必行手很欠地去揪她的头发,被林静恒轻轻捏住手腕。

礼堂门口,老者的雕像矗立四十余米,是仰望星空的造型,他脚下的石碑上刻着雕像生前写过的一段演讲词:

“比金钱更珍贵的是知识,比知识更珍贵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而比好奇心更珍贵的,是我们头上的星空。”

——

全文完

喜欢残次品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残次品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残次品最新章节 - 残次品全文阅读 - 残次品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残次品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穿成年代文里的绿茶知青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回到农家当幺女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年雅璇霍凌沉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惹火甜妻:宝贝,叫老公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阻止美强惨男主404后,我被盯上了低等动物臣服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大小姐她又美又飒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重回九零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机长的全能宅妻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晚安,总裁大人隐婚娇妻,太撩人!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大佬级炮灰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
完本推荐: 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卜筑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科技图书馆全文阅读一品修仙全文阅读星际盗墓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唐残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最强保镖全文阅读科技巫师全文阅读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全文阅读花开锦绣全文阅读万道独尊全文阅读变身之女侠时代全文阅读掌珠全文阅读美利坚纵享人生全文阅读想飞升就谈恋爱全文阅读我的冰山女总裁全文阅读天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宋北云大小姐她又美又飒魂帝武神大唐腾飞之路我在明末有套房赘婿当道生生不灭顶级弃少我的1978小农庄超神宠兽店太乙开局一艘宇宙战舰海贼之祸害我真不是大魔王都市仙尊魔神大明凤鸣斗罗帝临鸿蒙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放开那只妖宠乡村绝世医神福运甜妻有空间暴君闺女五岁半弃婿归来极灵混沌决表哥万福1979闲鱼人生江湖英侠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残次品最新章节手机版 - 残次品全文阅读手机版 - 残次品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残次品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