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朱门风流 >> 第664章 仗义?公义!

第664章 仗义?公义!

小小的暖阁中除了居中的杉木梨花榻之外,就是两边四张带有脚踏的榆木交椅。墙上挂着一幅人物画,不过寥寥勾画数笔,瞧着却与郑和有几分神似,余的不过高几花瓶之类,角落处的一座木屏风大约是整间屋子中最华丽的家具了。

此时此刻,坐在郑和左下手第一张椅子上的张越面对这个开门见山的问题,忍不住又端详起了主位上的人。

这便是六下西洋,在历史上留下丰功伟绩,同时还有航海史上无尽谜团的郑和?这样一个人,会甘心就此被搁置在南京,在守备太监上终老?

“郑公公既然受命领下番官军守备南京,此前可知道下番官军和其他京卫有支米支钞的差别?虽说米八钞二乃是永乐年中的规矩,但两京和中都诸卫以及河南、浙江、湖广的卫所军士,素来全数支米,不给钞,怎么偏生大过年的闹成这般模样?此外,依我看来,下番官军都是海上营生精熟的精锐,若是就此搁置,实在是太可惜了。”

虽说问得直截了当,但郑和并没有指望张越会在这当口说出什么要紧话来——他和文官打交道的次数多了,其中有因为他是天子亲信而曲意巴结的,有因为他是太监而不屑一顾的,也有当面卖好背后使坏的……但总而言之,这些人无不是喜欢顾左右而言他,话里藏锋。于是,刚刚啜饮了一口热茶的他听到张越这番话,不由得怔住了,旋即便抬起了头。

“张大人既然直言,我也索性直说好了。”他随手把那茶盏放在梨花榻旁边的高几上,一字一句地说,“这些下番官军中,其中最年轻的也跟我下过两三趟西洋,我自然不想看着他们就此搁置了一身本事,所以一个月前到了南京,我便向皇上上书。结果你也看到了,他们的待遇如今就相当于寻常京外卫所的士卒!”

郑和说着就站起身来,脸色紧绷:“当初他们夹带私货,我没有管,原因不是因为什么水至清则无鱼,而是因为在海上随时随地有不测之祸,到时候便是尸骨无存。而身在异邦归心似箭,若是连那点额外收入都没有,单靠朝廷那几贯钞的赏赐,人心易变,隐患无穷。他们得到的固然不少,可人在海上一漂泊就是一年多,回来之后难免放纵。所以,这些人多半都没有什么积蓄,如今一旦遇上不利的措置,更是到了这样窘迫的地步。”

在官场多年,张越也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他对那种惯于耍手段的人固然敬而远之,但是对那些仿佛完全没有私心的圣人也同样是敬谢不敏——至于一味追求两袖清风,只知道以严苛规矩约束下属的人,他更是从来没什么好感。因此,郑和说得直接,他更是觉得其人值得钦敬,当下便问道:“郑公公可想过以后再下西洋?”

“下西洋……朝廷如今务求节俭,上下官员多半都是反对此事,我纵使想再请缨,也不会凑在这种时候。但是,张大人你既然是曾经提出过开海禁,那么我有几句话想说。”郑和重新坐下,又目光炯炯地盯着张越,“数百艘宝船下西洋,不少人都觉得这是徒耗钱粮炫耀国威,而外夷来贡,多半是趋利而不是慕威,所以不足取。但是,倘若不是宝船频繁出航,这条航道仍是海盗横行!而且,并非我夸大,宝船远洋,西南夷各国慑服,交阯自然得利。”

说到这里,见张越听得仔细,毫无不耐烦的模样,郑和顿时更来了兴致,端起茶润了润嗓子之后,便又开始一桩桩一件件地历数下番的诸多好处,待口若悬河说到最后,他却忽然停住了,随即竟是笑了起来。

“罗罗嗦嗦竟是说了这么多,想不到我也有这等饶舌的时候!张大人,我知道你不是因循守旧的人,既然力主开海禁,自然不会把宝船当成纯粹的取宝船。我如今年纪一大把,哪怕不能再出海也无所谓了,只希望能为那些官兵谋一条路子。”

此话一出,他便死死盯着张越,见对方面上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禁有些失望。他自然不是没有私心的圣人,几次下西洋都是带着这么一支官军,早就是如臂使指,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得安置好这支他使唤得动的队伍。而且,张越还年轻,又和皇太子朱瞻基交好,决计不会沉寂一辈子。倘若到了那一天,他郑和还有再度杨帆的机会。

“哪怕朝廷从今往后不再下番,这些官兵的出路倒不是没有办法。郑公公可知道,我曾经上书请试行海运?比之漕运,海运看似繁复危险,但在沟通南北上头决不逊色于漕运,但这就需要大批懂得海上营生的人。下番官军去做此事,无疑极其适合。让他们在运粮之外带上私货,则运粮之外还可得利,生计也就解决了。”

自从永乐年间会通河凿通,运河清淤等等完成,海运就一度废止,再加上郑和一直在海外,张越这折子直接呈递给的朱棣,他自是一无所知。此时深感兴趣的他急忙追问了一番,继而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下洋宝船每次都需整修,尤其是大船更是如此,倒是那些轻便小船,用来运粮恰是便宜,也免得在港口里头停泊着浪费了。”

“当初太宗皇帝对于此事有些意动,但权衡再三仍是暂时搁置,却也首肯过。只是,如今皇上新登基,此事恐怕难以立刻实行,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力想想办法。郑公公,你回来也已经有一年多了,那些宝船都停在太仓刘家港,若是一直没有好好修缮,恐怕不过多久就是一堆朽木,这件事还请你多多留心。至于下番官军,其他的我暂时帮不上忙,让他们和京卫一样支米却是还能做到的。这不是什么仗义,而是公义,昔日的功臣落魄至此,岂不叫人心寒?”

尽管曾经是红极一时的亲信宦官,但侍奉多年的朱棣已经去世,郑和与朱高炽并没有多大关联,因此之前的上书还遭到了严厉斥责,可说是束手无策。因此,张越既然承揽下了此事,他顿时心中大喜,竟是站起身来冲对方深深一揖,口中称谢不迭。

既然有了这样的共识,两人少不得又商议了一阵。眼看已经快到了子时,郑和竟是亲自把张越送到了二门。等人一走,他便对身边的郑恩铭说:“把那个莽撞的家伙带过来!”

“爹,都这么晚了,要责罚要训斥等到明天也不迟。大过年的,您却几天都没休息好。”

“明天?明天万一他们闹腾出大乱子怎么办!”

郑和狠狠瞪了养子一眼,眼看郑恩铭百般无奈地下去照做,他方才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他在众人眼中已经是这辈子到了头的老家伙了,可是,既然机会摆在面前,他总得试一试搏一搏。否则,眼看辛辛苦苦绘制的那些海图从此束之高阁,眼看精壮的士卒就此蹉跎一生,眼看自己这最后几年就空掷在这大宅里,他怎么甘心?

出了郑府,被冷风一吹,张越立时感觉到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这才记起自己和袁方还喝了不少酒。好在这一趟路上总算是没遇到什么情形,安安稳稳地到了家门口。尽管已经过了三更天,但因为他没有回来,门房也一直有人守着,接了他之后就忙着让人往里头报信,又安顿马车,须臾,就只见不少屋子的烛火都亮了。

“只让人带信说要晚回来,也不说到哪儿去了,结果谁也没法睡觉!”

洗漱更衣,打发了其他人先去休息,见杜绾使劲揉了揉眼睛,一脸嗔怒埋怨的模样,张越不禁大大伸了个懒腰,随即才叹了口气说:“娘子大人可是错怪我了,我才知道,这正月初一简直是比什么时候都累,我这会儿脑袋都快胀破了!明儿个不准时起了,睡个懒觉吧!”

“睡什么懒觉,今天太子殿下让人送信来了,催讨你的东西!”杜绾见张越合眼就睡,忍不住砸了一句话下去。瞧见他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离京前他就捎话让你不要偷懒闲着,你不好好琢磨,这件事情可是对付不过去的。再说,两淮转运使王大人那位公子的事情你就真的不管……”

听到这层出不穷的事情,张越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能做的唯有深深叹一口气而已,能安慰自己的只有能者多劳这四个字。

京城锦衣卫衙门。

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对于如今的朝廷来说,比起前朝,文武大臣几乎都没有换过,人事有变动的只是那些次一级的地方。然而,锦衣卫衙门却是从上到下大换血,连着几个月,这里的好几间屋子都是彻夜亮着灯,身穿鲜亮衣袍的人进进出出没个消停。

正月初一的这天晚上,校尉小旗总旗等等军官总算得了假,早早都回去了,但百户以上军官全都聚在了正房屋子里听指挥使王节分派事情。这里头没有一个是从前袁方手下用过的人物,但即便如此,他们对于这位新任主官没日没夜拖着大伙的举动仍是心怀不满。熬到深夜,好容易散了,众人一出门就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都多久了,京里上下的事务还没理出头绪来,成日里就是召集大伙耍威风。”

“听说先头那位袁大人可不是这样的,样样事情井井有条,而且从不阻着下头人得利。”

“咳,轻声些,谁不知道王大人先头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这回是一下子被提上来的,自然最怕别人瞧不起他……哎呀,房大人,您这是往直房去?大年初一也不回家,怪不得皇上常常称许您呢!”那说话的千户陡然之间冲着旁边点头哈腰打了个招呼,瞧见人走了,这才对其他人低声耳语道,“瞧见没有,这才是真正的贵胄出身,皇上最宠信的是这位!”

房陵向那人点了点头便走了过去,没理会这些议论。进了西北角的一间直房,他点亮了火褶子点灯,随即就掩上了房门。这正月初一谁都不愿意干值夜的辛苦差事,他却不想回家去看那些至亲的嘴脸,于是干脆揽下了此事,毕竟他手头确实还堆积着不少事务。从上锁的匣子里翻出几本折子,他看着看着突然看住了,一目十行扫了一遍,昏沉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下来。

这当口南京锦衣卫要添人了?须知名单上这两人都是和他一样刚刚擢升不久,刚刚进入锦衣卫,按理说决没有那么快调任的道理,是指挥使王节容不下他们,是天子要打发他们去南京养老,还是觉得南京锦衣卫办事不利,要添几个精兵强将?

想起张越和孙翰都去了那边,房陵不禁忧心忡忡地揉了揉眉心,很快就摆脱了那刚刚钻出来的一丝伤怀。路是他自己选的,如今就得一门心思走下去。这条捷径就犹如双刃剑,但使把握得不好,那就是万劫不复,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他!

于是,他随手取了一张信笺,摊平了就用左手书写了起来。等到寥寥几十字走完,他便用信封装好,又以印泥封口,继而站起身来。把这封信夹在一本论语中放回书架原处,他这才再次坐下,一份份看起了桌上的公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却传来了敲门声。

“谁?”

“房大人,是咱家!”

这熟悉的声音一入耳,房陵就一个激灵跳了起来。赶上前去开了门,他就瞧见外头赫然是老态龙钟的钟怀,忙笑道:“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居然要劳动钟公公亲自过来?”

“就是因为大半夜,所以才只能咱家亲自来,谁让这场面上的事都让范弘他们几个给占了,咱家却是劳碌命?”钟怀没好气地撇了撇嘴,随即才正色道,“皇上要治罪舒仲成,你且仔细些,把罪名罗列好了预备着。”

言罢他也不多说别的,冲着房陵又说道:“王指挥乃是东宫旧人,只不过手段才干都寻常,偏生还好自大,这些咱们都看着。房大人只消办好了事,以后有的是上升的地步。除了这件事之外,那边的事情你办得缜密些,切勿漏了形迹,你可明白?”

“公公放心,我自然明白。”

送了钟怀出去,等回到屋子里,房陵不禁叹了一口气。哪怕是号称仁孝如当今这位皇帝,也还有睚眦必报的时候,假以时日,汉王朱高煦的下场可想而知。幸好他早就站对了位置,否则如今就迟了。

PS:月票三百三了,撒花!对别人不算啥,对俺这个废柴来说已经很惊喜了,谢谢大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朱门风流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朱门风流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朱门风流最新章节 - 朱门风流全文阅读 - 朱门风流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朱门风流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我老婆是花木兰我是一个原始人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新特工学生天下大学士崇祯八年时光之心我在明朝当国公士子风流寻唐帝国吃相商业三国战场合同工大明都督隋唐之纨绔天下借天改明隋唐君子演义猛卒庆余年最强终极兵王盛唐风华三国之巅峰召唤唐朝小官人生死狙杀天唐锦绣
完本推荐: 恶女从良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奋斗在红楼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闺范全文阅读手眼通天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柯南之毛利姐姐全文阅读未来世界超级星联网络全文阅读农女致富记全文阅读仙葫全文阅读世嫁全文阅读九重紫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无良皇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星际回收商霸天武魂重生似水青春特种兵痞在都市天阿降临花娇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仙宫市井之徒开天录归藏剑仙武破九荒科技图书馆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重生九零辣妻撩夫都市奇门医圣神武天帝逐仙鉴女帝家的小白脸万道龙皇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重燃重生之战神吕布大符篆师娱乐帝国系统带着农场混异界末世胶囊系统医品至尊天道宠儿开黑店无限之至尊巫师

朱门风流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朱门风流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朱门风流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朱门风流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