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第429章 番外20开堂

第429章 番外20开堂

两个衙役立刻给顾玦与沈千尘搬来了两把圈椅,夫妻俩坐下后,顾玦神情平静地对着京兆尹下了一连串指示:

“此案就由京兆府来审,买卖会试考卷,关乎社稷,必须给天下学子一个交代!”

“去礼部把礼部尚书、左右侍郎都找来!”

“我倒要看看,此案还牵扯了多少人!”

从头到尾,顾玦的态度都十分平静,但其他人却都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可以想象到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通判张华焕与韦二公子都跪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京兆府的衙役们赶紧领了命,匆匆跑去礼部请人。

当两个衙役从京兆府大门出去时,聚在外面的百姓与学子们也听到了他们是要去礼部,再次哗然,尤其是那些今天刚刚考完会试第一场的举子们。

他们个个都疲惫不堪,明天一早还要参加会试第二场,这个时间本该回住处歇息备考,可听闻会试舞弊的消息后,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毕竟舞弊案干系到所有学子们的将来!

学子们聚在一起,神情越来越激动:

“胆大包天,真是胆大包天,竟真的有人暗中出售会试考卷!”

“会试以试为选为国取士,必须公开、公平、公正,若是被那等无才无品的卑劣之人得逞,将来我大齐的朝堂岂不是被小人所侵占!”

“没错,京兆府必须秉公处置,把此案查个水落实出!”

“……”

那些学子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更有不少人叫喊着要去把他们的同窗故交都请来这里助威。

一炷香后,当礼部尚书杨玄善带着礼部左右侍郎抵达京兆府时,外面的人至少多了一倍,还是由衙役们在前方开路,他们才勉强挤了进去,耳边此起彼伏地响着学子们慷慨激昂的呼喊声。

杨玄善早就满头大汗,脸色十分难看。

早在会试开始的两天前,新帝命他临时修改考卷,还不许他告诉翰林院,他就猜到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两天,杨玄善的眼皮一直在跳,总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果然!

杨玄善心中至今惊魂未定,与礼部左右侍郎一起走到了顾玦与沈千尘跟前,先给帝后行了礼。

顾玦抬手示意他们免礼,跟着目光又望向了京兆尹,吩咐道:“洪大人,此案就由你主审,礼部旁听。今天就必须有个结果。”

“此案关乎天下学子,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另外再请几个学子进来旁听。”

听着顾玦的吩咐,京兆尹简直头大如斗,心里暗道:这案子牵连太大,本来就不好审,而且新帝还要求今天必须审出个结果来!

这京兆尹大概是最难做的父母官了,这偌大的京城里随便撞上个人都有可能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随便来个案子就是会试舞弊!

京兆尹犹犹豫豫地说道:“皇上,您看此案可否先由臣先查证,确认了人证物证、来龙去脉,再来审?”

他并非是故意推诿,只是希望能按照审案的常规程序走,毕竟现在他对此案都还一头雾水呢。

“不用。”顾玦一点也不给商量的余地,指着跪在地上的张华焕道,“韦二已经在公堂上认了贩卖会试考卷之罪,张华焕也是听到的!”

通判是从五品官员,当个证人绰绰有余。

顾玦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了张华焕身上,让张华焕心里咯噔一下,连连点头,把方才韦二公子对顾玦叫嚣的那番说辞重复了一遍。

在不知道顾玦身份之前,张华焕当然是偏帮韦家的,可是新帝与皇后在此,韦二公子贩卖会试考卷的罪名根本就容不得抵赖,多他一个人证不多。

他现在帮着指证韦二公子还勉强算是戴罪立功,就算新帝事后清算,最后也就是贬官罚俸。

张华焕在心里飞快地衡量着利害关系。

杨玄善听着额角的冷汗愈发密集。按照韦二公子的说法,会试考题泄露了两次,也就是说,他们礼部肯定出了泄题的内贼。

京兆尹比杨玄善还紧张,总觉得顾玦让他当堂审理此案,是怀疑他也是韦敬则一党的官员,怀疑他想给韦家脱罪。

这一瞬,京兆尹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他虽然也不是什么宁折不弯的直臣,但也绝对不会牵扯到会试舞弊案中,这可是要砍头的大罪。

京兆尹连忙作揖,郑重地应了:“臣遵命,臣这就开始审理此案。”

于是,两排衙役在公堂两边站定,在一阵阵洪亮整齐的“威武”声中,京兆尹开堂了。

京兆尹坐在公案后,简直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开始审案了,第一句话就是质问:“韦远知,你贩卖会试考卷,可认罪?!”

“……”韦远知咬着牙不说话,脸色比纸还白,三魂七魄吓得飞了一半,只盼着父亲韦敬则得了消息能赶紧来救场。

京兆尹一手紧紧地抓着惊叹木,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审。毕竟这个被告的身份不简单,现在听审的人身份也不简单,就他一个区区京兆尹身份最低!

就在这时,顾玦淡淡地开口了:“不打吗?”

根据大齐律,审案时,须“先尽听其言而书之”。

也就是说,主审官要给犯人先陈述案情的机会,哪怕是他的供词有假,也要让犯人把话说完,然后主审官再根据案情的疑点诘问犯人。

如果罪证明确,而犯人却拒不认罪,那么,主审官就可采用刑讯之法,比如杖责、夹棍等。

通常情况下,被刑讯逼供的犯人一般都是平民百姓,对于像韦远知这种出身尚书府的世家子弟,不看僧面看佛面,主审官通常是不会用刑讯手段的。

可现在顾玦就在现场,顾玦说打,京兆尹敢说不吗?!

满朝文武都知道新帝顾玦是个说一不二的主,独裁专断,根本不允许任何人质疑他的决策,顾玦的身上拥有那种如同开国皇帝般的霸主气质。

况且,京兆尹是个聪明人,他也看得出来,顾玦借着这件事不仅要彻查科考的漏洞,而且还要清理朝堂上的那些蛀虫。

而他就是新帝手里的那柄剑,他也没别的选择,不站新帝,难道还去站韦敬则吗?!

在极短的时间内,京兆尹心中就有了决定,“啪”地敲响惊堂木,朗声道:“罪证确凿,韦远知,你仍拒不认罪,死不悔改,来人,给本官杖责二十!”

衙役们得令,立即把跪地的韦远知拖了起来,然后让他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

接着,那粗实的水火棍一棍接着一棍地打在了韦远知的臀部上

“啊!”

“哎呦!”韦远知惨叫不已,臀部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

每一下都仿佛会要了他半条命似的。

衙役一边打,一边数着数,与此同时,那些被衙役们挑来旁听此案的五个学子也进了公堂,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

他们都猜到了这个挨打的人犯想必就是那个涉嫌贩卖会试考卷之人。

韦远知被这结结实实的棍棒打得哭爹喊娘,眼泪鼻涕一起掉,他活了二十年,也从不遭过这种罪,痛哭流涕:“别打了!”

“别打了,我认!”

“是我贩卖会试考卷!”

“我知错了……”

然而,就是韦远知认了罪,棍棒也没停下。

既然新帝认同杖责二十,那么这二十棍就得打足了,谁让韦远知不识时务,早点认罪还可以免了这顿棍棒。

那些学子们闻言,全都既震惊,又愤怒。

他们寒窗苦读这么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入仕途。

科举就如同千军万马走一条独木桥,能通过这条独木桥顺利走到彼岸的人屈指可数。

秀才是万里取一,举人是十万里取一,到了会试,那已经是百万中取一,会试每三年才一次,每次录取都是有名额限制的,这就相当于,那些个花了钱买考卷的人等于是抢走了其他考生的名额,这怎么能行!!

但凡是有志气、有骨气的读书人都没法忍!

若非是公堂上不得喧哗,这些读书人现在就已经指着韦远知痛斥起来。

待二十棍打完后,京兆尹又道:“韦远知,你既然已经认罪,那就签字画押吧!”

旁边的师爷早就写好了认罪文书,也给京兆尹先过目了,然后师爷才把认罪文书送到了韦远知跟前,念了一遍后,再让他签字画押。

韦远知狼狈极了,发髻凌乱地散了一半,衣裳下隐约渗出了一些血丝,可见那二十辊打得是真狠。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废人似的,精气神全没了,盲目地在认罪文书上签了名字,又按下了赤红的拇指印。

师爷又把那份签字画押的认罪文书呈给了京兆尹,京兆尹看了看后,心里又开始犹豫了,接下来是该判,还是……

他还在犹豫,府外又传来一片骚动声。

“让开!让开!”

一个高大强壮的家丁在前面开路,吏部尚书韦敬则终于赶来了,跑得是气喘吁吁。平日里一向沉稳的他此刻神情间露出罕见的焦急之色。

半个多时辰前,韦远知从大胡子那里得知有个买到第一份考卷的举人因为试题不对来闹事,就派心腹去吏部衙门把这件事告诉了韦敬则,而他自己则带人去了酒馆。

韦敬则闻讯后,怕次子搞不定这件事,就亲自跑了一趟酒馆,却从小二口中得知次子被那个闹事的人押去了京兆府,对方说要状告次子贩卖会试考卷。

当下,韦敬则就有些慌,觉得事情怕是变得有些棘手了。

他立刻就快马加鞭地赶来了京兆府,心里是想着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封住原告的口,尽量息事宁人。

他这一路的惊慌与焦虑在看到公堂上明显被杖责过的次子时变成了心疼,怒火高涨。

“洪大人,你无凭无据就对小儿动刑,还真是好大的官威啊!”韦敬则拔高嗓门斥道,试图以尚书的身份来压制京兆尹。

盛怒之下,韦敬则只看到了正前方的京兆尹,根本没注意公堂两边还坐着顾玦与杨玄善。

“爹!”韦远知看到父亲,简直要哭出来了。父亲终于来了!

“远知,别……”韦敬则本想安慰次子,可是才说了几个字,目光扫过公堂左侧时,终于看到了坐在那里喝茶的顾玦,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他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新帝怎么会在这里?!

韦敬则仿佛瞬间被冻僵似的,僵立当场,脑子里嗡嗡作响。

在看到顾玦之前,韦敬则心里对这件事有七八成的把握,但是当他看到顾玦也在这里时,所有的把握在骤然间被撕得粉碎。

无数的线索像一颗颗珠子似的被一根线串在了一起,他明白了,他可能……不,是肯定落入了顾玦的圈套里。

他本以为那个买会试考卷的举子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乡人,直到现在才知道原告竟然是顾玦。

那个买了会试考题的人竟然是顾玦!

所以,顾玦早在上个月就发现了有人在盗卖考卷,却是忍着,等着,一直到会试第一场结束后才出手。

顾玦实在是深谋远虑,他忍到今天恐怕是为了一举抓出所有涉案的主犯一级参与舞弊的考生,而且,他更是要一石二鸟地挑起学子们的激愤。

刚刚考完会试第一场的举子们,正处于最亢奋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他们知道有人在卖会试考卷,就会觉得自己拼死拼活,却是被那些位高权重者、投机舞弊者踩在脚底。

如此,那些读书人只会更愤怒,他们就会团结在一起,群起而攻之。

如果这些读书人一起写千人请命书,上请天子重惩舞弊案的罪魁祸首,那么新帝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来清理文官。

韦敬则惊了,更慌了,一时甚至忘了行礼,与方才趾高气昂的样子判若两人。

“韦尚书真是教子有方啊。”顾玦浅浅一笑,俊美的面庞上看不出一丝怒意,仿佛是与韦敬则闲话家常似的。

“……”韦敬则仿佛被一头野兽盯住了似的,一股寒意从脚底升了上来。

本来他并没打算让长子参加今年的会试,长子的火候还差了些,现在要是中进士还是太早了,二十六岁的进士太扎眼了。

可是,因为秋猎时新帝一举撸掉了三分之一的武将,让他又改变了主意。他现在的位置如烈火烹油,随时都有可能被新帝撸了,那么韦家就会陷入朝中无人的局面,所以,他想让长子成为新帝登基后的第一批进士,让长子先在翰林院熬几年,与他这边撇清关系。

这步棋大错特错!

现在,他们韦家陷入了贩卖会试考题的案子里,那就意味着他的长子也脱不开干系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认定长子舞弊。

他和两个儿子都会折在此案中!

事到如今,韦敬则哪里还想不明白,所有的这一切都在顾玦的算计中。

他错了。

他以为顾玦不过是一个武夫,只会以玄甲军来压制朝臣,没想到顾玦年纪轻轻竟然如此老谋深算,把会试考卷的事压了这么久,直到现在才动手。

这一刻,韦敬则的心里感觉到了深深的敬畏,顾玦不仅是说一不二,而且还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君王。

旁边的韦远知见韦敬则不说话了,吓得浑身直发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喊道:“爹,您要救救我啊!”

韦敬则看着次子这没出息的样子,心里更烦躁了,拼命地想着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他是真后悔了,后悔卖会试考题了。

本来韦敬则是打算设一个局,等到会试揭榜的时候,再爆出会试泄题的消息来,再真真假假地夹上一些流言,强调是皇后娘家卖的考题,届时学子们必然会群起激愤,会请命让顾玦处置皇后,那么顾玦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他可以借此事让顾玦低头,压一压顾玦的气焰。

喜欢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全文阅读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女商(大清药丸)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农家俏闺女傻王爷又丢了我绑定了神医系统田园悍媳表哥万福团宠太子妃是满级大佬农家悍媳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农门长姐有空间和亲公主回来了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女尊大佬的掌心娇铁血宋徽宗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空间锦鲤之农门药香千金小姐做厨娘嘉平关纪事清穿之佟皇贵妃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一妃虽晚不须嗟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崔大人驾到
完本推荐: 喜盈门全文阅读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全文阅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全文阅读佳婿全文阅读长宁帝军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龙娘全文阅读文娱帝国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残棺全文阅读一品修仙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黑骑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野性之心全文阅读求真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全能千金燃翻天我能无限升级南明第一狠人极品医道高手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韩三千苏迎夏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都市之最强狂兵全球神祇时代全球密室[无限]永恒圣王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屑王之子超级大农民无敌蛇皇踏星这个皇子真无敌生命的继续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魔渊签到一千年座下三万魔头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超给力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篮坛神话:超级后卫鉴宝金瞳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诸天大道宗隐婚神秘老公明尊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手机版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全文阅读手机版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