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篡唐 >> 第151章 第卌九章 三娘子

第151章 第卌九章 三娘子

朵朵走了!

言庆却没有感到特别轻松。相反,他心里多了一份沉甸甸的牵挂,让他难以轻松。

朵朵,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最早认识的女人。

母亲和将他奶大的徐妈都已经走了,这也让言庆对朵朵,更加挂念。

如果没有见到朵朵,或许他还不会产生如此沉重的牵挂。事实上在言庆早先的猜想中,已多多少少感觉到了朵朵的不平凡。但从未想过,她竟然是弥勒圣女。

虽说对白衣弥勒的组织结构,并非十分了解。

可是从朵朵对那个两头蛇郭孝恪的职务称呼上,言庆似乎能够猜测到,应该是按照北周军府的设置。

不是说这样的结构好与坏,而是觉得,朵朵涉入太深了!

也许这并不是朵朵自己的意思,从她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决定了这种命运。

言庆是害怕,朵朵会在这场风波之中,受到伤害……

实在不行的话,此次回洛阳后,有必要和那个哈士奇谈一谈了。

在此之前,郑言庆很得意自己的年纪。因为年纪小,所以很多事情上,他可以悄悄的藏在后面,而不为人所关注。可是现在,他更希望自己能长大些。哈士奇会相信一个十岁童子的话吗?也许会,也许不会……这让郑言庆感到很揪心。

数日后,阳夏谢家终于来人。

来的是谢科的父亲,名叫谢惠,年纪在四十出头,看上去很儒雅,是个读书人。

他来到阳夏,是奉谢科祖父,也就是当代谢氏族长谢冰之命,接谢科会阳夏养伤。当然了,这里面有没有顺道来看一眼言庆的意思,也许只有谢惠自己清楚。

谢科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他的腿伤看上去虽然严重,却没有伤到筋骨。

只是要与言庆分别了,让谢科颇为不舍。如今,谢科、裴行俨的关系非常好,当然和郑言庆的关系更好。想必谢家也希望看到这种情况,从谢惠脸上的笑容,郑言庆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元庆,听姑姑说,你和谢家定亲了?”

“不会吧……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送走了谢惠父子之后,郑言庆神神秘秘的把裴行俨拉到一旁,爆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果然,裴行俨一听就急了。

“嘿嘿,早上姑姑和我送谢先生他们走的时候,我听谢先生说,好像有什么事情,拜托了姑姑。姑姑也同意了,说是回去之后,一定转告你父亲。我私下里问了一下,姑姑说:给你说了一门亲事,貌似就是谢家娘子,是谢科那小子的族妹。”

裴行俨张着大嘴巴,面颊抽搐了几下,“我怎么不知道?”

“嘿嘿,你回去后,想必很快就会知道了。”

郑言庆说着,突然叹了口气道:“不过我记得,你好像比谢科大两个月。若是娶了他的族妹,岂不是……”

裴行俨张口结舌,心里顿时纠结起来。

眼前是一个比他小,却很可能成为他姐夫的小男人;现在又蹦出来一个比他小,但却要叫他妹夫的家伙。一想到这些,裴行俨心中顿生悲戚的感觉,欲哭无泪。

郑言庆忍不住哈哈大笑,摇头晃脑的走了。

这也是他唯一的快乐!

能够缓解他对朵朵担忧的办法。虽然有点建立在被人的痛苦之上……但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痛苦去吧,只要别让他痛苦就行。这心情,似乎也随之舒缓了一些。

三天后,郑世安和裴淑英,终于处理完事情,离开偃师。

在偃师期间,那首阳酒楼的老板还曾登门拜访,希望郑言庆能在首阳酒楼里面,再留墨宝。

五年前,郑言庆就是在首阳酒楼中成名,书咏鹅体,做咏鹅诗,从而被誉为鹅公子。

而首阳酒楼的生意,也因为这一首咏鹅而闻名天下。

后来这首阳酒楼,更名为鹅苑,生意是越发的兴隆起来。言庆知道,这鹅苑背后的老板,就是张仲坚。而张仲坚刚帮了他一个大忙,这个人情,不能不给。

可要再作出一手咏鹅,可真难为了言庆。

好在裴淑英出面阻止,说言庆身上有伤,实不宜太费心思。所以郑言庆挥毫写了一个‘鹅’字,权作礼物送给了鹅苑老板。言庆如今的书法,比五年前更加成熟。

这一个‘鹅’字,就成了鹅苑的招牌,被镂刻于鹅碑之上。

随后,言庆的真迹,也被快马送往扬州,由张仲坚亲手保管起来。

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且说郑言庆离开偃师之后,乘车一路颠簸,一天之后,抵达洛阳城外。

言庆此次回洛阳,与四年前回洛阳,又不一样。不仅是郑为善率洛阳郑府大小管事出来迎接,还有昔日天津桥老街坊们,也都来了。郑世安坐在车上,心中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自己竟能有如此风光的排场?

扭头向看似睡着了的郑言庆扫了一眼,郑世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言庆,咱们到了!”

抵达洛阳前,裴淑英和裴行俨姑侄两人,与郑言庆分道扬镳。他们是从洛水北岸入城,而言庆等人则要渡过洛水,自南岸入城。这一南一北,自然需要分开来。

况且,这里是洛阳。

郑世安随行有百十余人,根本不用担心出岔子。

长孙晟房彦谦的眼皮子底下,却招惹郑言庆?那这个人不是吃饱了撑的,就是脑瓜子有问题。

所以,裴淑英也放心的回家去了。

她偷偷的跑出来,再偃师一待就是十几日,回去还要向老爷子解释一番才可以。

裴淑英现在头疼的是:该如何向裴世矩解释呢?

在郑府家人和天津桥老街坊的簇拥下,郑世安祖孙的车队,缓缓驶入了洛阳城。

在郑府大门前,言庆被毛小念搀扶着,装模作样的走进郑府。

待安顿妥当之后,郑为善将洛阳郑府名下的产业,与郑世安进行交割。当天晚上,郑为善不敢再耽搁,急急赶回荥阳去了。他已经得到消息,将随郑元寿前往永安,出任霍邑法曹之职。

法曹,有名司法参军事,掌鞫狱丽法,督盗贼,知赃贿没入。

在后世,就类似于派出所所长的职务。按照大隋律法,县府设有六司功曹。不过这六司功曹,也仅止在京畿司隶治下的县府中设置完备,地方县府之中,不设兵曹。

所以,郑为善这个司法参军事的职务,等同于兼领了兵曹职权。

对于郑为善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极其适合于他,而且对他有着莫大好处的开始。

若非因为郑言庆受伤,郑世安迟迟无法赶来洛阳交接,郑为善早就走了。

————————————————————————

第二天,言庆要去铜驼坊,拜见长孙晟。

沈光为他赶车,郑世安还拍了十名武士随行保护。经过白雀寺遇袭一事之后,郑世安对言庆的安全,非常看重。即便这里是洛阳,即便是在裴家、长孙家的眼皮子底下,郑世安还是不太放心。

言庆也不好拒绝爷爷的这份关心,只好答应下来。

来到铜驼坊,长孙晟却不在家。

下人们说,长孙晟因去巡视各地军府去了,估计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不过想想,他这次巡视,很有可能和之前的白衣弥勒有关联。说不定,是清剿给地弥勒信徒吧。

高夫人带着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垢,去香山寺上香,要晚上才能返回。

所以这府中,除了长孙晟的妾室之外,再无管事的人了。言庆也不好冒昧拜见,于是留下名剌,请管家等高夫人回来后,转告一声。

离开霹雳堂,郑言庆去了一趟南寮,探望还在狱中羁押的雄大海。

看起来,雄大海过的不错,黑紫脸膛,红光满面。

独居于一室,除了少些自由之外,一切都挺好。只是眼见着天气越来越热了,这囚室里更加闷热。于是郑言庆又花了些铜钱,请童环为雄大海更换一个囚室。

从原先最里面的囚室,换到了门口。

这里通风比较好,至少不会闷热。反正雄大海也不可能逃跑,这外面的囚室虽没有里面囚室那般结实,所以特意防范。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在南寮庭院中晒晒太阳,练练功,打打拳。

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奥妙就在于此处。

反正童环也乐得卖言庆一个人情,自然欣然答应。

看完了雄大海,言庆有些疲乏了……

“咱们回去吧。”

他本想去大定酒楼,但又一想,那地方鱼龙混杂的,朵朵未必会在那里出现。

既然见不到朵朵,他去大定酒楼的意义也就不大。

于是沈光驱赶马车,朝着郑府方向行去。

“沈大哥,这洛阳看上去,比早先要萧条许多啊。”

郑言庆突然开口询问。

沈光笑着点点头,“何止是萧条……我昨天打听了一下,房大人加强了对洛阳的整治,特别是对那个什么弥勒信徒的扫荡,所以难免出现此等状况。据说,前些时候,因弥勒信徒之事而遭受牵连者,多达数千。许多人现在不敢出门,害怕受到牵累。

不过这几天好多了,特别是一些无知信徒被放回来以后,大家的心里踏实了许多。”

很难想象,十天之前,洛阳会是什么景象。

郑言庆突然感到有些后怕:如果自己生于三国时代,面对那近乎于赤地千里的黄祸,又该如何生存?

要知道,太平道之乱的规模,远比今日的弥勒教更可怕……

“诶,这不是肉飞仙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将郑言庆从胡思乱想中,拉回了现实。

他探头一看,只见裴淑英骑在一匹马上,在数十名家奴家将的簇拥下,从对面而来。

裴淑英没有看见郑言庆,却看见了沈光。

在偃师停留一段时间,她倒是对沈光做了一番了解,知道他曾在通远市打拼,有肉飞仙的美誉。

“小妖,你怎么也在?”

郑言庆这一探头,立刻被眼尖的裴淑英逮了个正着。只见她顿时柳眉倒竖,纵马跑上前来。

一弯腰,伸出纤纤玉手,揪住了言庆的耳朵。

“我不是让你在家好好呆着,你为何不听话?昨天刚回来,今天就跑出来了?”

时值初夏时节,人们身上的衣裳本就单薄。

裴淑英在马上一弯腰,郑言庆一眼就看见到了隐于白腻中的沟壑,还有两点嫣红。

“姑姑,你轻点……我不是出来乱跑,我是去铜驼坊,拜见老师。”

唔,姑姑这沟壑,果然很厉害啊!

郑言庆眼珠子滴溜溜打转,有心避开那诱人之处,偏偏又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不过,裴淑英没有再给他这种机会。

她松开了郑言庆的耳朵,直起身子,“哦,原来是这样,那还情有可原。不过我听父亲说,大将军去巡视各地军府,估计要两三天才能返回,你怕是扑了一个空。

不过,你怎么不早说呢?”

姑奶奶,你得给我机会说啊!

郑言庆揉着耳朵,对裴淑英的不讲道理,是无可奈何。

“不过既然出来了,那陪我去赴宴吧。”

“啊?”

裴淑英笑了笑,“你家的小娘子要款待宾客,所以在洛水上包了一艘画舫,要我也过去。

我本不想去的,可呆在家中确是有些烦闷。正好遇见你,就随我一起去吧。”

什么叫做‘我家小娘子’?

郑言庆当然明白,裴淑英说的是谁。

脸登时通红,他懦懦想要拒绝,哪知不等他开口,裴淑英就对沈光发出了号令:“肉飞仙,你也去。”

沈光看了一眼郑言庆,只见郑言庆很无奈的点点头……从了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洛水渡口。

一艘露天画舫正停泊在渡口上,裴淑英下马,只带着郑言庆迈步上前。远远的,裴翠云一袭水绿色襦裙,俏生生立在渡口。在她身边,还站有一名白衣少女。

看年纪,也就在十五六的模样,如男人般打扮,薄靴白裳,英姿勃勃。

与裴翠云站在一起,一个娇柔,一个英武,别有一番风韵。裴翠云看到了裴淑英,但同时也看到了郑言庆。她先是不由得一怔,旋即娇靥浮现出一抹淡淡羞涩。

“翠儿,好端端的,脸红什么?”

白衣少女觉察到了裴翠云的羞涩之态,不由得好奇问道。

不过,不等裴翠云回答,她也看见了裴淑英。很显然,她认得裴淑英,立刻招手欢笑道:“裴姑姑,这边。”

旋即低声问道:“翠儿,姑姑怎么带着一个小男生?没听说她有孩子啊!”

裴翠云红着脸,连忙解释道:“云秀,你莫要乱说话。那不是姑姑的孩儿,是郑公子。”

——————————————————————

两更毕,八千字。

容老新缓一缓,而后当有心意奉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唐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篡唐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篡唐最新章节 - 篡唐全文阅读 - 篡唐txt下载 - 庚新的全部小说 - 篡唐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带着仓库到大明天唐锦绣三国之老师在此铁血东北军天下枭雄新世界征途将血千夫斩大宋奸臣抗联薪火传强秦三国之巅峰召唤最强狙击兵王长乐歌西月手眼通天龙牙特种兵王民国大文豪大唐全才特种兵之特别有种寻唐大唐技师北唐风云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历史正能量抗战年代
完本推荐: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我有一个秘密全文阅读全球神武时代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致富记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我要充钱全文阅读平安的重生日子全文阅读掌家娘子全文阅读光头武僧在都市全文阅读房产大玩家全文阅读逍遥派全文阅读味香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大宅小事全文阅读剑徒之路全文阅读鸿蒙道尊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世唐人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红色莫斯科末世小馆狂暴武魂系统你的小可爱黑化了最佳赘婿吾乃大奸臣一品容华永恒圣帝重生校园做学霸绝代名师黑骑我的小人国伏天氏神魔之玥上为尊十方乾坤太平客栈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权门贵嫁太古龙象诀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三国降临现世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来自未来的神探诸天最强大佬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万世为王九阳帝尊都市修真医圣

篡唐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唐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唐txt下载手机版 - 庚新的全部小说 - 篡唐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