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金陵春 >> 第143章 当年

堂屋还是那个堂屋,甚至因为太阳升了起来,光线更加明亮了。

可屋子里的人却个个神色凝重。

周初瑾坐在中堂前的太师椅上,端起茶盅,用盅盖轻轻地浮了浮水面上的茶叶,沉声道:“说吧!怎么一回事?”

粗使的婆子,牙行的人都已经退了下去,为了防止兰汀做出什么激动的事来,她依旧被用绳子绑着,丢在了周初瑾的面前,周少瑾站在姐姐的身后,马富山家的在门外守着。

兰汀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道:“大小姐送我回保定,我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您!”

周少瑾冷笑,站起身来,高声喊了马富山家的进来,道:“你去向那些道姑虔婆讨副哑药过来给她灌了——她既不想说,那就让她永远给我闭嘴。”说罢,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周少瑾急急跟上。

兰汀道:“你就不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初瑾不屑地嗤笑:“你有什么证据?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似的?你就是说一千道一万我还要人去查证,你还痴心枉想地和我谈条件?母亲死的时候,你最多也就十二、三岁,以你的年纪,还轮不到拿一等的月例。就算是程柏害了母亲,你恐怕也只是事后想起些蛛丝马迹。等我把你灌了哑药,挑了手脚,发卖到了最下等的娼寮,再去查证当年几个服侍母亲的大丫鬟,还怕查不出个丁丑卯寅来!若是你说的属实,我就让你待在娼寮里苟延残喘。若是你胡说八道,你放心,不过是多花些银子把你送到九边去做官妓。”她说到这时,吩咐马富山家的,“对了,你发卖她的时候跟那虔婆说清楚了,不要灌她避子汤,我不仅要让她为娼,还要让她生的子女都世世代子代为娼……”

周少瑾听着都打了个寒颤。

兰汀这才变了颜色。

“不!”她凄声厉叫,“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父亲的人……”

周初瑾“呸”了兰汀一口,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是我父亲的人?是我母亲喝了你的磕头茶?还是我父亲去衙门里给你正了名?不过是个给我父亲暖床的玩意儿,也配称是我父亲的人?你可别忘了,你的卖身文书还在我周家!我抬举你,你就是个人,我作践你,你就是滩泥!马富山家的,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我连你也指使不动了不成?”

马富山家的脸色发白,一个哆嗦,连声应“是”,连声音都变了。

“不,不,不。”兰汀挣扎着想朝周初瑾爬过去,可被五花大绑着,不仅没能爬过去,反而让自己跌倒在了地上,“大小姐,您不能这样,您不能这样。”

周初瑾笑,冷冰冰地瞥了兰汀一眼,昂首挺胸地朝前走去。

周少瑾忙上前虚扶了周初瑾的肩膀。

她这才发现周初瑾身子微微地打着颤儿。

姐姐,也害怕不能制服兰汀,所以才会说出那番话来。

周少瑾像打了气似的,紧紧地握住了周初瑾的手。

妹妹的手,纤细柔软,却温暖有力。

周初瑾立刻明白了周少瑾的用意。

她侧头望了一眼周少瑾,眼里暖意浓浓。

周少瑾就朝姐姐抿着嘴笑了笑。

她们身后就传来兰汀急促而又焦虑的声音:“大小姐,我说,我说。您只要不把我卖到那腌臜的地方,我什么都告诉您。”

周初瑾回头,冷漠地道:“你觉得你可以和我讲条件吗?”

“不能,不能。”兰汀看着周初瑾如霜似雪的面孔,心中寒意弥漫,知道自己碰到了硬角色,若是一个不慎,就会沦落烟花之地不能翻身,她忙道,“大小姐,是我说错了话,我什么都告诉您,什么都告诉您。”

周初瑾似笑非笑地撇了撇嘴角,道:“说说看,当初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兰汀打起精神来,语带几分巴结奉承地道:“正如大小姐所言,当初我只有十三岁,是太太屋里的二等丫鬟。当初服侍太太的,是欣兰,太太的陪房。”她说着,语气微顿,道,“大小姐可知道存义坊的程柏程大老爷?”

“知道!”周初瑾淡淡地道,重新回到太师椅上坐下。

马富山家的立马跑过来给周初瑾续了杯茶,这才关上门,走了出去。

兰汀听周初瑾说知道存义坊的程柏,很是意外,道:“他不仅是程家的旁支,早些年,还和太太有些渊源……”

周初瑾打断了她的话,不以为意地道:“不就是和母亲订过亲吗?这件事大家都知道。”

这件事什么时候变得大家都知道了?

兰汀愕然。

当初周镇可是花了大力气才把这件事给压下去的。

她睃了眼周氏姐妹。

不仅周初瑾神色如常,就是周少瑾,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来。

兰汀这才相信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

她惴惴不安起来。

看来她这几年不在金陵城,发生了很多事,自己等会得小心翼翼作答才是。

兰汀神色微紧,道:“当时太太和老安人住在官街,老太爷又不在家,内院进进出出的事都交给了欣兰。程柏对太太紧张得很,隔三岔五的送些东西来,有时候还会写信写诗送给太太,这些全都是交给欣兰带给太太的。太太不喜欢程柏的这些小利,让欣兰把东西还给程柏,程柏再给太太送东西,也会买些头花帕子之类的送给欣兰,求欣兰在太太面前说几句好话。一来二去的,欣兰就和程柏熟悉起来。

“太太和程柏的婚事没成,欣兰也就跟着太太嫁到了周家。

“偏偏那程柏不死心,求着欣兰又给太太送了几次东西。太太说了欣兰几次,欣兰反而为程柏说好话。太太就和老爷商量,把欣兰嫁了出去。

“欣兰嫁的是个做棉花生意的行商。早些年那行商还在杭州一带收棉花,后来这边的生意不好,就带着欣兰去荆州府。

“大家都以为欣兰嫁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实际上太太怀着二小姐的时候,欣兰曾经回来探望过太太。不过太太身边服侍的都是欣兰嫁了之后进府的,她又变了模样,太太好像也不太想让大家知道,大家一时没有想到她是谁罢了。

“她当时想在家里住几天,太太没有留她。她很失望地走了。

“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留心到她的。

“后来她又来了几次,太太渐渐待她也就没有刚开始时候的冷淡了,偶尔还会和她说说闲话。

“我记得,太太生二小姐的时候,是难产,当时家里的人都慌了手脚。欣兰突然来拜访太太,管事把她安置在了花厅就匆匆忙忙去请大夫了。”

兰汀陷入了回忆中。

“我头天晚上值了夜的,太太发作的那会我正在屋里睡觉。听说太太难产,哪里还躺得住。我就寻思着去小佛堂里给太太上柱香。

“结果上房到处都是人,老爷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看谁也不顺眼。

“我没敢上前,拐着弯去了厨房。

“远远的,我就看见欣兰提了个热水壶走了过来。

“她看见了我就和我打着招呼,还很担心地问我太太现在怎么样了,然后举了手中的铜壶告诉我,说上房一直嚷着要热水,茶房的炉子太小了,烧不及,她见那些小丫鬟吓得毛手毛脚的,就自告奋勇地帮着提提水。

“我当时也没有细想,还说,您是客,哪能麻烦您。这壶水还是我送进去好了。

“谁知道欣兰听了像吓了一大跳似的,连声道着‘不用’,提着壶就匆匆往上房去。

“我见她一个嫁出去的都这样殷勤,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谁知道等我到了上房,她却不见了影子。

“我正在心里嘀咕,她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提着那铜壶,就站到了帘子旁。

“我记得,当时老爷看见了还皱了皱眉,想说她什么的,结果屋里的人喊着‘再送壶水进来’,欣兰忙把水递了进去,老爷也就没说什么。

“没多久,稳婆就脸色苍白地从帘子后面擦了头出来,跟老爷说,血止不住,她也没有办法。

“老爷当时的样子说有多吓人就有多吓人了。冲着那稳婆道,你刚才不是说血止住了吗,怎么又说血止不住。到底止住了还是没止住?你要是胡说八道,以后就别想再吃这碗饭了。

“稳婆当时就吓得哭了起来,说,开始是止住了的,谁知道刚把太太安顿好,又开始大出血。

“老爷是真心待太太好。别人生产的时候都请的是医婆,老爷请的是个大夫。还陪着那大夫进了产房给太太把脉,太太这才留下了一条命。

“可太太到底是伤了元气,拖了半年,还是去了。”

兰汀说到这里,神色有些茫然起来。

周少瑾听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想像母亲去世后父亲的伤心,一时间有些痴了。

屋子里顿时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周初瑾冷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程柏害死了我母亲’?我看不是程柏害死了我母亲,是你无事生非吧?你就是想编个故事哄骗我们姐妹,也编个像样的啊!”

“大小姐,我没有编故事。”兰汀回过神来,焦燥地道,“真的是程柏害死了太太。”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给CadySS的加更会有点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_∩)O~

喜欢金陵春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金陵春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金陵春最新章节 - 金陵春全文阅读 - 金陵春txt下载 - 吱吱的全部小说 - 金陵春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京门风月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路漫漫欺修远兮奸臣有道农女福妻当自强清初情缘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家养小首辅画满田园嫁偶天成快穿之极品皇后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将军家的小娇娘巧为农家女我家爹娘超凶的皇上别闹厨妃之王爷请纳妾穿越之医妃不萌良婿一妃虽晚不须嗟金枝夙孽四爷是棵摇钱树农门娇俏小厨娘闺色生香名门长女
完本推荐: 超级融合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求真全文阅读重生之药香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明月度关山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大宅小事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楚臣全文阅读富贵不能吟全文阅读我要充钱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渔色大宋全文阅读闺娇全文阅读美女大小姐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杀神白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下无敌都市绝品仙医你的小可爱黑化了篮坛李指导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末世小馆武道霸主漫漫仙路奇葩多修罗武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之修罗归来废柴逆天召唤师末日轮盘末世之渊位面之狩猎万界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狂暴武魂系统神话版三国星际淘宝网数风流人物位面宇宙亘古大帝魔临星临诸天万兽朝凰前方高能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攻略小社会放开那只妖宠我在异界有座城

金陵春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金陵春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金陵春txt下载手机版 - 吱吱的全部小说 - 金陵春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