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坤宁 >> 第185章 非礼

吕显当年也曾进士及第,尤芳吟还在伯府受气被欺负时,他已经是京城里小有名气的幽篁馆馆主,手底下的余钱暗中经营着各种生意,一则学识深厚,曾供职翰林院,二则阅历丰富,老辣狡猾。如今两年过去,尤芳吟固然与任为志一道成为了蜀中首屈一指的大商人,甚至还与姜雪宁经营着许多其他产业,若单独拎出来同吕显都个智谋、拼个本事,不能说全无一搏之力,可到底少了一点势均力敌的底气。

毕竟……

这两年来,在这大输大赢的生意场上,他们奇异地从未同吕显交过手,连一点小小的摩擦都不曾有过。

尤芳吟注视着姜雪宁,不免有些忧虑地道:“此次秦淮之宴,实则是由官府牵头,事关明年的盐引,我们往日虽与吕显毫无冲突,避免了许多损失,可也因此对他的底细一无所知。姑娘,倘若他……”

姜雪宁闻言回神。

她目光落在这张熟悉的面庞上时,忽然便想起了上一世的尤芳吟,比起此世尤芳吟的内敛、温和,上一世的尤芳吟永远给人一种隐隐的出格之感,眼角眉梢虽带着忧郁,却也盖不去那一点对人世淡淡的睥睨与嘲讽。

可就是那样的尤芳吟,与吕显碰上时,也不免折戟沉沙,输得一败涂地。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谁。

但这一世不一样了。

姜雪宁恍惚了一下,笑道:“我们暗助燕临,吕照隐无论如何不会找我们麻烦,反倒极有可能为我们大开方便之门。与我们斗,无异于内耗。就算他心里有口气,背后那位也未必应允。”

尤芳吟察觉到了她的恍惚。

这不是她第一次从姜雪宁面上看到这样的眼神,仿佛透过她看到了另个人似的,有时也让她跟着生出几分迷惘:二姑娘是在通过她看谁呢?

她道:“可他问我姑娘的近况,我推说不知,找个借口走了。倘若他继续纠缠……”

姜雪宁道:“吕显祖籍金陵,做生意亨通南北,他若有心要知道我近况,想打听我行踪,现在想必已经知道了。都不用你说,只需派个人跟着你来就是。问了反倒还打草惊蛇,我琢磨多半有些别的事。”

尤芳吟便拧眉思索起来。

姜雪宁反倒不慌张了,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吕显没什么可怕的,眼下这局势,谢……谢危也不可能离开京城。就算是再坏些,从京城到金陵,快马加鞭也得十天半月,那时盐引的事情只怕已经商议落地,你我也离开此地了。”

尤芳吟考虑着,终于慢慢点了点头。

可末了又忍不住为难起来:“那吕老板倘要继续纠缠……”

姜雪宁一笑:“那还不简单?”

尤芳吟不解。

姜雪宁唇边的笑意便多了几分促狭:“男女授受不亲,好歹你还是任为志的妻子,吕显脸皮厚你便叫任为志来对付他,不就行了?”

“任为志”这三字一出,尤芳吟一张脸立刻变得绯红。

她难得有些羞怯了,低下头去,小声道:“姑娘取笑了。”

姜雪宁知道她与任为志当年还是假成婚,是尤芳吟先开出的条件,以与自己假成婚带自己离开京城,作为入股任氏盐场的条件,之后才去的蜀中。

任为志读书人,常钻研些开采井盐的技术,对做生意却没太大的天赋;

尤芳吟出身艰苦,虽没读过太多的书,却见惯了人情冷暖,能替他料理应酬琐碎。

这两年来,实在是配合默契。

明面上看,两人相敬如宾。

契约写的是到蜀中一年后,二人便可和离,由任为志写放妻书。

可真到一年期满,尤芳吟去找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任为志人。

问管家,说去了书房;

去了书房,又被小童告知去了盐场;

去了盐场,还是没人影,一问才知竟然收拾行礼出川去了。

上上下下大家伙儿还当这夫妻俩闹别扭了。

尤芳吟也一头雾水。

姜雪宁旁观者清,只轻轻给尤芳吟支了个招,就叫她写信说想找他商议暂缓和离的事情,毕竟任氏盐场生意在前,两人一根绳上的蚂蚱,但毕竟影响任为志娶妻,所以还要任为志回来一趟。

果不其然,任为志回来了。

到家里时满身风尘,一个人在外头吃了不少苦,一张脸气鼓鼓,也不知是在跟谁生闷气。

尤芳吟做生意有点内秀之才,感情一事上却似乎一窍不通,还不明白任为志是为了什么,当真一本正经地同他谈利益,谈盐场,说什么和离是要和离的,但许多事情要交接,需要他这个掌家人慢慢接手。

任为志听得脸色铁青。

终有一日给自己灌了斤酒,敲门叫尤芳吟出来,坦白了心迹,说两人既成了亲,这段时间来过着也没有什么不舒心的日子,何妨将错就错,一错到底,权当这是老天赐予的好姻缘。

过去的一年里尤芳吟可没想过这件事。

满脑子都在做生意。

任为志这么一说,自然当场让她不知所措。

这俩人也有意思。

姜雪宁后来问她怎么处理的。

尤芳吟结结巴巴地说:“我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往日从没往这方面想过,可这一年多我却知道他对生意虽然不特别通宵,却是个不错的人。所、所以暂没和离,同他,再试、试看看。”

最近这一年,两人明显亲近了不少。

任为志瞧着是真心待她。

是以此刻姜雪宁才有如此玩笑,甭管吕显是什么德性,遇着护妻的任为志,保管讨不了好。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就来报说,任老板看着天晚,亲自来斜白居接人了。

尤芳吟自然又闹了个大红脸。

姜雪宁知道她脸皮薄也不多说什么,只又简单地问了些生意上的事,又交代她回头手底下挑几个得力的掌柜并一个拎得清的能干掌柜,去卫梁那边盯着,便催她赶紧出门去,免得任为志等久了。

*

近些日来富商巨贾汇聚金陵,秦淮河上夜夜笙歌,明明已到秋日,却比起夏天还要热闹。

有些赶场子的熟人更是每一场应酬都会遇到。

尤芳吟自与姜雪宁那边说过一回话后,之后三天便没有刻意避免应酬,而是与任为志一道赴宴,倒也没有再遇到吕显,心里还当此人也就是问上一句,说不准不趟这浑水,已经离开金陵了。

没料想今日竟然在宴上撞个正着。

那时她正凝神听邻座几名陕甘的药材商人谈边关的事情。

“自长公主殿下去和亲后,大乾与鞑靼倒是真开了互市,鞑靼可有不少好药材。不过你也知道,那地方苦寒,没什么大生意好做。没成想今年走了大运,正愁卖不掉好些药材呢,倒遇上个年轻人,长得可俊朗,也不知是哪位巨贾之子,张口就给我包圆了,虽然利薄,可销得多啊,这才让我早些回了来,还能筹备点明年的药材。那位说了,药总是缺的,让明年有还给。”

“你那药材可有二万银吧,这也买,阔绰啊!”

“谁说不是?”

“唉,可提不得边关!”

“老兄怎的愁眉苦脸?”

“嗐,这话我也是憋久了,咱们做药材的多少都认识几个大夫,这两年互市开了医术传到鞑靼,也有几个人去了鞑靼王庭。我家那掌柜的有个小伙计的兄弟在王宫做事,前儿回来跟我说,殿下嫁去鞑靼两年似乎是有身孕了。”

“哗!”

周遭顿时一片震惊,尤芳吟更是没忍住,一下回头看去。

众人都不解:“有身孕不是好事吗?”

那人嗤了一声道:“你们知道什么?那鞑靼王延达正当壮年,虽娶了公主,可哪里又将一弱女子放在眼底?王宫中毫无地位,鞑靼王更是三妻四妾,格外宠信一个叫什么纳吉尔的鞑靼女人。哪里是什么公主和亲,分明是受辱!”

旁人面面相觑,不免叹息一声。

尤芳吟听得心惊肉跳,有心想要问问这人的消息是否可靠,可宴席之上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却是无论如何不好开口。

她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

任为志坐她旁边替她夹菜,悄悄问她是出什么事了,她眼角余光瞥见方才说出消息的那名商人出去,便低声解释了两句,也起身出去。

她心里记挂着那边关上的传闻,离座之时竟没瞧见角落里一人见她出去后,也放下了手中酒杯,跟了出来。

才上走廊跟着那人走得几步,便听后面笑声起来。

有人在后面怡然道:“宴席才半,尤老板便匆匆离席,看不出竟对边关的消息这样关心,莫不是也要涉足药材生意了?”

这声音听着着实耳熟。

尤芳吟心头一紧,转过头来就看见了吕显。

穿一身文人长衫,虽做着铜臭生意,架势上却从来不肯亏待自己,永远一声笔墨香气。只可惜眉目里那点感觉精明市侩了些,与任为志恰好相反。

她停下脚步,警惕起来:“吕老板也来了。”

吕显这几日没离开过金陵,只盘算着京中接了信后的反应,又料理了一些事情,今日听说任为志与尤芳吟要来,便也跟着来了。

他走近道:“前些天本想与尤老板攀谈两句,不想您半点面子也不给,也不愿多说半句,倒叫吕某有些伤怀。今日难得遇到,不知可否挪空?”

尤芳吟往后退了一步:“今日乃是宴会,他人府邸,实在不适合谈生意,我也有事在身,吕老板还请改日吧。”

吕显没当回事:“不是谈生意。”

尤芳吟道:“不是生意,那便是私事。还请吕老板见谅,妾身乃是有夫之妇,除生意之外与人私下往来,实有不妥,还请吕老板注意分寸。”

不谈生意,私事也不谈?

吕显这人面上看着圆滑,可其恃才傲物,连当年考学遇到谢危都要争气斗狠,是后来才服气给他做事的。可若换了旁人,要叫他看得上,那是难如登天。

他少有将谁放在眼中的时候。

听得尤芳吟以任为志作为推脱,住让他唇边挂上一抹玩味的哂笑,道:“尤老板与任公子是什么关系,夫妻的戏又几分真几分假,尤老板自己心里有数,明人面前何必说暗话呢?”

尤芳吟万没料想自己与吕显的关系竟被此人一语道破。

她身子紧绷起来,又退一步。

可后方已是墙角,退无可退。

她道:“吕老板这话便让人听不懂了,我与任公子乃是明媒正娶的夫妻。”

吕显不耐烦同她兜圈子了,只道:“我想见你东家。”

这一刹,尤芳吟瞳孔都缩紧了。

吕显本是开门见山,也的确有事要找姜雪宁,可谁料话刚说完,抬眼一看,竟觉眼前这姑娘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回视着自己的目光里也多了一分幼兽护主般的警惕与敌意。

一种不妙的感觉忽然掠过心头。

根本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尤芳吟竟然转头便向着走廊另一边花厅的方向大喊了一声:“非礼啊!”

非、非礼?!

吕显简直吓得一激灵,素来笑对泰山崩、冷看沧海枯的沉着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字眼搞得慌了神。

想他吕显虽是个禽兽,那也是斯文禽兽!

非礼姑娘这种事,从没有过!

倘若她叫喊起来,那还了得?

所以,他完全是下意识地立时踏前一步制住了尤芳吟,伸手捂住她的嘴,又惊又怒:“我何曾非礼你了?!”

尤芳吟反倒成了最冷静的那个。

她直视着吕显,那意思不言自明。

吕显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压到了人嘴唇边上,软腻的口脂蹭在掌心,惊得他一下想缩回手来。可看着尤芳吟这样,又担心松开手她继续污蔑自己,乱叫乱喊引来旁人。

额头上险些爆了青筋。

吕显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放开手,也请尤姑娘不要再血口喷人。”

尤芳吟眨了眨眼。

吕显放开她。

尤芳吟一动没动,盯着他道:“我为姑娘做事,姑娘远避蜀地,便是不想生出纷扰。吕老板就算有事,往后好生说话,打扰我没关系,倘若想纠缠姑娘,但凡见着我都像方才那样喊。”

吕显气结。

尤芳吟却淡淡提醒:“人要来了,吕老板还是赶紧走吧。”

吕显回头一看,花厅那边果然人影闪动,真是又急又恼,纵原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甚至想要骂,也找不到时间出口,匆忙间只扔下一句“算你狠”,赶紧先溜。

等走得远了,听见走廊上一阵喧哗。

尤芳吟轻声细语地对人说,是个身材高大的宵小之辈,藏在花丛里,吓了她一跳,已经往东边跑去了。

吕显简直气得脑袋冒烟。

夫子说得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

当年蜀香客栈偶遇,还是清远伯府一个忍辱受气的小丫头,如今摇身一变,钱有了,势有了,心眼也有了,瞧着寡言温和,结果是个切开黑!

非礼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是在姜雪宁身边待久了,这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什么?!

喜欢坤宁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坤宁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坤宁最新章节 - 坤宁全文阅读 - 坤宁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坤宁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攻略极品冥界美人手札异界小厨仙冷帝毒医天命凰谋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年长者的义务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诸神的黄昏 第一部驸马要上天木萦仙记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帝王娇宠补天记[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穿越之修仙红楼之开国风云大魔王娇养指南天师打假协会我家徒弟又挂了从末世到古代神医弃女妄人朱瑙半山烟雨过江湖进击的宠妃姽之婳
完本推荐: 烟水寒全文阅读天劫医生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资本大唐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大魔头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特战兵王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蜀山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重生之田园似锦全文阅读天字嫡一号全文阅读娇鸾全文阅读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全文阅读补天记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场合同工龙王大人是我夫医路坦途仙界赢家次元法典不灭战神金粉首富杨飞一剑斩破九重天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市井之徒嫁偶天成世界光梭美利坚纵享人生漫威里的德鲁伊金色绿茵一卡在手无限之至尊巫师无垠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我绑定了神医系统重生之最好时代快穿反派不好哄史上最强炼气期极品飞仙戏闹初唐成神风暴八零炮灰大翻身龙血神帝

坤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坤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坤宁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坤宁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