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吧 >> 魔临 >> 第401章 薨

一场盛况空前的大婚,落下了帷幕,但它所掀起骇浪,却远远没有停歇的意思。

先前,它有多么被人去刻意淡漠和忽视,

现在,它就同样有多么被人像是发了疯一样去瞩目。

……

西园,

假山掩映之中的一座亭台内,

郡主坐在石凳上,

手里拿着一把饵料,投喂着亭外池水里的游鱼。

西园出自乾人之手,巧夺天工无比精细,假山丛中,碧波轻漾,鱼戏其间,相映成趣。

可以说,在如何享受生活方面,乾人,绝对是走在东方,不,走在当世前列。

“哥,你来晚了。”

郡主开口道。

在其身后,出现了李良申的身影,还有他那把一直不离身的古朴大剑。

李良申这个人就和他的剑一样,甚至一度有江湖好事者觉得所谓的四大剑客,李良申应该比造剑师更不配留在其列。

因为晋地剑圣和乾国百里剑,他们的剑,都是飘逸的,符合人们心中普遍的剑客形象,长袖飘飘,剑气如虹,宛若谪仙降世持剑伏魔。

至于造剑师,先不提他到底有几斤几两,是否真的是被吹出来的水货,但人家造出来的剑,却是一等一的精美,剑圣手中的那把龙渊,更是多少剑客一辈子的追求。

而李良申,

他的剑,实在是太缺乏美感了,很多人觉得他不该佩剑,将剑换成刀,其实也是一样的。

“今日六皇子大婚,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些多。”

李良申原为镇北军总兵,现如今,则是燕京城外东门大营主将,京城外并非有东西南北四个大营,而是只有东西两大营,西营则是后续补编的禁军一系,战斗力和精锐程度自然无法和以镇北军为主干的东大营相媲美。

“很热闹的婚礼呢。”

郡主感慨道。

李良申点点头。

“比我上次,要热闹太多太多。”

李良申闻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女儿多愁,又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上,自是会忍不住去比较;

嫁的都是皇子不是?她嫁的还是太子。

何家女只是屠家女,她呢?可是郡主。

上一次,郡主和太子被中断的婚礼,因为标志着皇室和镇北侯府的联姻,所以也算是无比隆重了,但和今日,也确实是没法比的。

漫天钱雨,花魁相贺,可以说,大半个燕京城里的人,都见证了这场大婚。

郡主侧过脸,看着李良申,道:

“这么大的阵仗,也怪不得连京城外的大营都被惊动了。”

七叔端着茶水走来,一杯放在了小桌上,一杯递给了李良申。

郡主将手中剩下的饵料都丢入池中,轻轻拍了拍手,

“姬老六这次,是真的不得了了。”

李良申点点头,道:“让人仿佛觉得当年的闵家,又活过来了一般。”

李良申是经历过闵家最辉煌的时候的,那时候在北封郡,在荒漠,甚至在更遥远的西方,都有打着闵家旗帜的商队穿梭往来。

“闵家,真的死过么?”郡主反问道。

李良申没说话,郡主又继续道:“当年陛下命靖南侯率军踏平了闵家,但朝廷,并未对闵家在外的产业动手,哥,你觉得这正常么?

咱们这位陛下,胃口确实是大,他不是想要将锅给敲碎,而是想换一个自己人,继续坐在锅边吃这锅里的肉。

瞧瞧今日的阵仗,别的不说了,宁安镖行的宁德胜,就是以往我父王见了他,也会给他三分薄面,但今日姬老六成婚,他居然不声不响地就从北封郡来到了京城,就为了喊一声少主子,就为了送那一顶花轿?”

郡主站起身,“这说明,姬老六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接收了闵家的遗产,在那帮大掌柜看来,姬老六是他们的少主,是闵家唯一的血脉传承,效忠他,无可厚非,再加上姬老六确实有手段,也能让人心服口服。

但我就不信了,陛下这么多年一直在打压着姬老六,会对这些事情,真的一无所知?”

李良申摇摇头。

郡主继续道:

“在我看来,这分明是他们父子俩之间的默契。

不愧是姓姬的,

一个杀妻灭丈人,另一个顺势接管母族遗泽,到头来,闵家的东西,全都改成了他们姬姓。”

李良申开口道;“钱财,确实是个好东西。”

如果你说你不爱财,那么你肯定本身就很有财;

但有一个事实永远都无法改变,那就是这个世上,绝大部分人,永远是缺钱的,“富有”这个定义,永远都是少数人的标签。

钱财不一定打得动你,但如果将你身边人都打动了,你动不动,都无所谓了。

李良申又道:“再者,陛下一直想要再度南下征乾,之所以现在会派出使者和乾国修好,也是因为这几年连番大战下来,国库民力都到了将要疲敝的地步,所以才不得不停下来。

在我看来,六殿下之前被陛下打压,不是作假,但从年初开始时他重新回到京城开始,就标志着陛下不甘心受困于钱粮国力,想要派人来重新打理户部了。

六殿下逍遥闲王之名背了很长时间,但,陛下应该是知晓他的能耐的。”

郡主闻言,

笑了起来,

道: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知子莫若父么?”

“大概,是吧。”

“哥,如果仅仅是钱粮一计,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商贾,终究是商贾,大不了日后,他姬老六可以以亲王的身份掌管户部,为朝廷理财。

昔日闵家如此繁盛,不也是让靖南侯说灭就灭了?

但今日,还有那几十个新科进士,居然齐齐来到他姬老六面前,长拜称其为恩主。

要知道,这还只是留作京官的,还有一大批已经外派出去为地方父母,天知道那些人里面还有多少是姬老六的人。

姬老六这次,是摆明车马,他就是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他要下场了,去争了。

所以,太子这个座师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之前不是还传出那么个说法,说什么大燕寒门英才都入其门下?说什么东宫为大燕开万世格局。

脸疼不,

在外头吹嘘了那么久被奉承了那么久,都说是你的人,

结果人却全都跑去喊姬老六恩主,

我都替他觉得臊得慌。”

李良申闻言,道:

“不过是一些刚入仕的书生罢了。”

曾经,李良申可是领兵亲自执行了平灭门阀之举,世家门阀里的翩翩公子,才情逼人的文华之辈,在铁蹄面前也都尽为齑粉。

所以,在李良申看来,这些读书人,不算什么。

时下燕国风气,依旧是军功至上,文武之间,武将地位明显更高。

郡主开口道:

“但父王曾说过,科举,将是我大燕传世之法。姬老六将这些人捆绑在他身边,陛下,以及陛下朝堂里的那些出身寒门早年间被陛下提拔起来的大臣,就不可能真的对姬老六出手,他们投鼠忌器。

这些新科进士奉他为恩主,但实际上,他们却成了姬老六身上的护身符。”

李良申笑了,

道:

“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李良申不是个很喜欢说话的人,但凡用剑的,其实都很不喜欢废话太多,更适合直来直去。

郡主后退两步,坐回石凳,一字一字道:

“哥,我要你,帮我杀了姬老六。”

李良申眉毛微微一挑。

一边的七叔,则继续站在那里,不动声色。

沉默,

在小亭子里开始酝酿。

但还没等发酵出来,就被打破;

“陛下想要六殿下帮朝廷理财的。”

郡主点点头,道:“与我何干?”

随即,

郡主的玉指开始在小石桌上反复敲击着,道:

“我曾对姬老六说过,他如果一直安安分分下去,我能容忍他做一辈子的潇洒闲王,但他没有。

既然他已经明确地宣告,要培植羽翼,瞅准了那个位置,我就不可能再装作没看见。

杀了他,

一了百了。”

明明说的是要杀当朝皇子,语气却这般简单干脆。

仿佛杀的不是姬老六而是鸡老六。

若是此时郑伯爷在这里,听到这番话的话,肯定不会惊讶,因为郑伯爷当初就差点沦为这个女人手下的牺牲品。

确切的说,正是这个女人,打开了郑伯爷对这个世界认知的大门。

这时,七叔开口对李良申道:“晚些的时候,宫里派女官过来重新检查章程,应该是过阵子就要举办郡主的婚事了。”

先前,是因为战事,导致太子和郡主的婚事一直被耽搁着,眼下战事已定,六皇子都已经成婚了,没理由太子和郡主的婚事还要再耽搁下去。

“是觉得自己的婚事,会被比下去?”李良申问道。

郡主摇摇头,“哥,我没那么幼稚,而是我觉得,有些东西,既然一开始说好了是我的,那就不能未经我的同意,就给我拿走。

我要做的是太子妃,而不是废太子妃。

姬老六大势已成了,哥,你常年在外领兵征战,除了战事之外,这些事情,你不如我看得透彻。

太子的位置,已经很不牢靠了,但现在距离姬老六回燕京也就半年多的时间,再过个一年,两年,三年?

朝堂上,还能有太子立锥之地么?

既然我以后的男人不行,那我只能帮他出手,否则嫁过去,就得开始受气。”

被郡主说自己除了打仗练武以外就是个大老粗,李良申也不生气;

郡主说出了想要杀当朝皇子的话,李良申也没露出什么惊恐骇然的情绪。

总之,大家都很平静。

李良申开口道:

“麻烦呢?”

为将者,讲究的是利弊,而且是一种极致利弊,因为很多时候在他们眼里,就是自己手下士卒,也是可以去牺牲的数字。

“是,姬老六现在是对陛下用处很大,没了姬老六,陛下的南下攻乾夙愿很可能会被继续搁置。

但如果没了我,镇北军和陛下,将会因此决裂。

陛下是个很现实的人,不,姬家男人,都很现实也很冷血。

他靖南侯能废一个老三,我镇北侯府为何不能废一个老六?

姬老六就是用这个拿捏他父皇的,我们也可以依葫芦画瓢。”

“何时?”

“现在。”

“很仓促。”

“哥,你都觉得仓促,那他们,可能也不会想到我们会直接来这一出。”

“也是。”

“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父王已经将镇北军拆卸,侯府对镇北军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地流失。

豹哥战死,李富胜已入靖南侯帐下,我们的底牌,正在越来越少,恰恰相反的是,姬老六的底牌,会越来越多。

不说钱粮商贸,不说那些进士的成长升迁,他在雪海关那里,还有一个他亲自扶持起来的平野伯,而平野伯,可是靖南侯面前的大红人,甚至连小侯爷,都……”

郡主闭上了眼,

吸了口气,

继续道:

“此消彼长,此消彼长,我必须得抓住机会,既然父王和陛下已经给我安排了命运,我可以认;

但我必须当太子妃,日后必须当皇后,再将来,我必然要当皇太后,垂帘听政!

哥,你是觉得我疯了也好,着魔了也罢,但我觉得,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机会。

甚至,

我不清楚,

过了今日,

明天一觉醒来,

我是否还有让你去杀当朝皇子的勇气,可能,明天就不敢了。”

李良申拿起小桌上的茶杯,往郡主面前挪了挪,

道:

“把这杯茶喝完,喝完后,如果你还想让我去杀六殿下,我就去。”

郡主端起那杯茶,

开始小口小口地喝着,

一开始,喝得很慢,

到最后,

她的目光开始变得冷静下来,直接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随即,将茶杯放回了石桌上。

“哥,我现在有种预感,可能我现在不冷静,可能我现在在你眼里,很刁蛮,很任性;

但冥冥之中,

我真的觉得,

今日不杀掉姬老六,

日后,

没人能抑制得住姬老六的步子,

哪怕是他的父皇,也抑制不住。

哥,你信命么?

我原本是不信的;

但现在,

我想信了。”

这或许,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很疯狂的想法,很疯狂的举动,仓促、临时起意,但往往命运之中的关键点,就来得那般猝不及防。

李良申露出微笑,

“我说过,你是我的妹子,是我护送着你来到京城的,我也说过,在这个京城里,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我不信命,

你现在给我一个准信,

杀不杀?”

郡主咬了咬嘴唇,

随即嫣然一笑,

道:

“杀。”

……

皇子府邸,后宅。

“来,尝尝,这是腌蟹。”

姬成玦很热情地招待着樊力和剑婢。

苓香则早早地搀扶着何家娘子回屋休息了。

所以,此间小厅里,只有四个人,另一个是张公公。

剑婢用筷子夹出一只,放入自己碗里,然后开始用手扒拉,将一根蟹腿送入嘴里,轻轻一咬,再一吮。

“味道如何?”姬成玦问道。

剑婢答道:“极为鲜美呢。”

“那可不,这晚上啊,一盘腌蟹,配上菜粥和两道小菜,这夜宵的滋味,才叫真的美。”

能做出全德楼烤鸭店的六皇子,怎么可能不懂得在吃方面去享受?

当然了,六皇子也是个奇葩,可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也可以啃几个月玉米面儿饼子。

樊力拿起一只,没掰开,直接送入嘴里,开始咀嚼,深刻诠释着什么叫“牛嚼牡丹”。

姬成玦果断地不和樊力去探讨什么美食,而是对着剑婢道:

“腌蟹的最大的一个诀窍,就在于腌蟹的盐,得是海盐,得从乾国那儿运来,咱们大燕,可找不到。”

剑婢笑道:

“殿下,我小时候吃过呢。”

“你是乾人?”

“是,我是乾人。”

“何时遇到的郑凡?”

“前几年燕军攻乾时。”

“在哪里?”

“上京城下,我师父为了阻挡燕军,死了,我被主上掳了。”

“听起来………好有趣。”

“殿下,您这说得有点不像是人话呢。”

“哈哈哈,我这人和郑凡有点像,总是喜欢给这日子里增添点味道。”

张公公起身,开始斟酒。

“孤羡慕郑凡啊,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这才是真正的大自由,雪海关,那地儿可谓是真正的天高皇帝远。”

剑婢则马上道:“殿下,我们家主上也很是想念您。”

樊力刚咽下去一只螃蟹,开口道:

“想您送的钱粮。”

姬成玦并不介意,而是笑着道:“你们主上啊,可是个怎么喂都喂不饱的主儿。”

这一点上,姬成玦深有体会。

忽然间,

正准备吃下一只螃蟹的樊力忽然停下了动作,皱着眉,看着姬成玦。

“怎么了?”姬成玦问道。

“有人来咧。”

张公公当即色变,双手一摊,两道气浪当即掀起,直接将小厅闭合着的门给打开。

门口,

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手里,

握着一把剑。

“七叔,您是来替郡主给我道贺的么,那可得谢谢我郡主姐姐了,果然还是我郡主姐姐对我好,怎么着都不会忘了她这个弟弟。”

姬成玦起身,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却没有上前去迎,而是一边说着欢迎一边后退。

然后,

姬成玦忽然发现,

先前还坐在饭桌边吃着腌蟹的樊力和剑婢,退得居然比他还快!

“………”姬成玦。

倒是张公公,双手放在身前,挡在了七叔面前。

“我要出剑了。”七叔开口道。

“别,别,别!”

姬成玦咬了咬牙,开始往前走,重新坐回到桌旁。

樊力和剑婢继续后退,步履坚定。

七叔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公公,笑了笑。

“张伴伴,退下。”

张公公的眼睛眯了眯,还是退到了一边。

郡主身边有一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七叔,其修为并不高,但传闻其用一生修炼一道剑式,此剑式极为恐怖,一世只能用一次。

七叔走到桌旁,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腌蟹,道:

“小姐喜欢这个口味。”

镇北侯府传统,男丁都是过得和军中丘八一样的日子,但女眷不在其内,虽说女眷大概率会和自家男人一样生活,但如果真想吃点儿好的,还是可以的,不算违背组训。

以郡主的身份,哪怕人在北封郡荒漠边缘,想尝两口腌蟹,也没问题。

“您来,到底想要做什么?”姬成玦开口问道。

其实,

人家不懂声响地出现在自己小厅门口,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皇子府邸里住着的,可不仅仅是六皇子一个。

老大已经赐府出去了,老二也就是太子住东宫,老三在湖心亭,老七年纪小,还住在宫内其母妃身边。

老四老五老六这三个皇子,则都住在皇子府邸,外围有禁军看守,防卫森严。

“奉我家小姐之命,来杀你。”

姬成玦听到这话,

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骂道:

“这个疯婆娘,这个疯女人!”

这简直是,

太荒诞了。

自己刚刚大婚,

自己刚刚向自己父皇显露出了底牌,

自己刚刚在自己父亲面前展示出了自己的能力,

一切势头,正在涌起,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个晚上,

那个疯女人居然这般直接地派人过来要杀自己!

大家都是文雅人,不管年纪大与否,都在以老狐狸的姿态博弈着,结果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直接掀了桌子!

哭笑不得,

对,

就是哭笑不得,

但哭笑不得之后,

剩下的,

还有强烈的……无能狂怒。

讲真,

就算是自己父皇揉搓自己的时候,姬老六都没现在这般无力过,因为他清楚,自己父皇不会忽然不动声响地杀自己。

但那个疯女人会,

那个在蜜罐里被养大的女人,她会!

不怕女人发疯,就怕当她发疯时,身边还有好几个恐怖的存在可以陪她发疯!

后退之中的樊力和剑婢,在听到这个言简意赅的回答后,剑婢脸上是露出了震惊的神情,而樊力,则是露出了惊喜之色,甚至小声道:

“漂亮。”

某晚上瞎子和郑伯爷抽着烟吹着闲屁时曾说过,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比如你看精神病院里的人都是疯子,但可能在外星人看来,外面的人才是疯子,居然把一群天才给关进类似监狱的精神病院里。

郡主的行事,固然荒诞;

但在樊力眼里,

却无疑是一手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妙旗,此子落下,柳暗花明。

因为樊力身为魔王很是清楚,再给自家主上以及六皇子几年,将会发展出个什么局面。

此举,和樊力当初“不如把主上砍了吧”,堪称异曲同工之妙。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七叔从兜里掏出一块玉佩,玉佩算是精致,也是值钱的,但在姬成玦这种层次的人眼里,就显得有些普通了。

七叔将玉佩丢在了桌上,

自己伸手倒了一杯酒,喝了,

指了指玉佩,

道:

“这是贺礼,喜酒,我也喝了。”

姬成玦深吸一口气,道:“七叔可真是个讲究人。”

七叔摇摇头,道:“在六殿下面前,没人敢讲究,再讲究也讲究不过您,我也是今日才知道,这燕京城内多少讲究的销金窟,居然都是六殿下您的手笔。”

“哈哈,让七叔您见笑了,不过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小把戏,赚点零用花花罢了。”

七叔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剑柄上,

张公公双手食指迅速探出,

姬成玦则当即喊道:

“七叔,可否再给我说两句话的时间,不听你会后悔的,不,郡主会后悔的!”

七叔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后悔,但关于郡主的事,他很在意。

最重要的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七叔相信自己的那一招,杀姬成玦很容易,不会出任何意外,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自信。

“殿下,您说。”

姬成玦点点头,伸出手,指着自己道:

“小子清楚,您的那一剑,肯定能杀了我,但咱这样,能不能等到天亮再杀我?”

“为何?”

“等一件事。”

七叔摇头,道:“我固然自信可以一剑杀你,但依旧不希望夜长梦多。”

他是来杀人的,

送礼和喝酒只是顺带。

姬成玦二话不说,直接走向七叔,靠着七叔直接坐了下来,将自己的脑袋直接抵在桌子上,同时主动伸手,将七叔的剑,放在了自己脖颈上。

“七叔,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这已经不是用不用剑式的问题了,任何一个有点修为的剑客,在这个局面下,杀掉眼前这个人,都是易如反掌的事,哦不,是易如反剑。

因为脸贴在桌子上,所以姬成玦只能用力侧着脸看向另一侧,道:

“都给我坐在地上,不准动,不准发消息。”

张公公闻言,盘膝坐在了地上。

樊力和剑婢对视一眼,其实,他们心底还是想跑的,但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坐了下来。

“七叔,等我到天亮,你就知道了,真的。”

七叔笑了,道:“你觉得,会有人来救你?”

姬成玦讪讪一笑,道:“七叔您说笑了,就是魏公公现在人就在屋子里,不,就是那晋地剑圣或者百里剑他们人在这里,您想要取走我的小命,他们也是阻拦不了的。”

“你对我,就这么有自信?”

“我是对郡主姐姐有自信,她这人,我知道,刁蛮任性,性子高傲上天了,您要是没有真本事,她怎么可能容忍您这个老废物这么多年如一日地整天在她面前晃悠?”

“话是难听了一点,但好像说得还真不错。”

七叔也坐了下来,同时,将姬成玦主动放在他脖子上的剑给拿开,放在了桌子另一侧。

“七叔,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殿下,您问,我可以再等等,等到晨曦初现。”

“您的那一剑,到底能有多高?”

“殿下是还不死心?”

“不不不,孤不会习武,习武太累了,吃不得那个苦,就是单纯的,好奇。”

七叔伸手,抓过来一只腌蟹,一边扒拉一边道:

“世间武者、剑客、炼气士等等,都以品来划分,三品为巅峰。”

“这个,我是知道的。”

“传闻,晋国剑圣曾在雪海关外,强开二品,斩一千野人骑兵,我比不得剑圣,我只有那一式,能发挥出二品剑客之力,但只能杀一人。”

也就是说,七叔能用出一招二品的剑。

“呵呵,就是觉得,这一剑用在我身上,怪可惜的。”

“不至于,我可以不用在殿下您身上,因为这样有些浪费。”

“您这话,忒伤人,我还是想体体面面一些走的,再说了,杀了我,七叔您也是不可能活着的了。

我知道我那位郡主姐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死了我,父皇为了镇北侯府为了镇北军,会选择息事宁人。

该嫁人的嫁人,该是太子的是太子。

但您,

必须得死。”

“嗯。”

七叔很显然,早就知道这个结局。

郡主是镇北侯的女儿,她不会死,甚至还能继续举行大婚,当太子妃。

他,则必死无疑,因为天子的愤怒,需要发泄。

其实,不用天子出身,就是镇北侯府那边,也会派人来杀自己,而李良申,则会被治罪关押,以做囚徒,因为李良申比自己有用。

在郡主说出要杀姬成玦的那一刻起,七叔和李良申,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结局。

“也是,那一剑不用在你身上,以后也没机会用了。”

逃命时,可以用,但拿来杀朝廷或者镇北侯府的高手,没意思。

姬成玦笑了,“成,就这般说定了,想来二品的剑应该很快,死的时候应该不疼的。”

“殿下怕疼?”

“怕疼又怕死。”

“但大婚那一日,我只觉得殿下意气风发得很,隐隐中,有想着和陛下分庭抗礼的架势。”

“那是因为我知道他是我爹,除非我姬成玦举旗造反,否则我爹不会直接让人砍了我。”

“父子情深啊。”

“那是,我和我爹感情一直好得跟蜜里调油似的。”

七叔将一只腌蟹腿吮下去,缓缓道:

“七叔,为什么不是李良申来杀我?”

“燕京城防严密,李良申一入城,附近就会有三名红衣伴当盯着,他,不方便,不过,他这会儿应该没出城回军营,而是在一家客栈喝酒。”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李良申更像是在打掩护。

“七叔,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

“殿下您说,日出之前,您尽可能地多说些话吧。”

“既然七叔您的剑能开二品,为何不直接和李良申进宫嗯嗯了那位,这样一来,郡主还当什么太子妃啊,直接母仪天下了。”

皇帝驾崩,太子即刻继位。

“殿下,您说笑了,虽说宫里的那位太爷,已经兵解于天虎山,但皇宫大内,岂是那般容易进去的地方?

您是没话说了么,问这种问题。”

“但他连自己儿子,都没办法保护,老四老五,也都住在这皇子府邸,今晚你如果不来杀我,去杀他们,其实也是一样的简单。”

“皇子府邸的守卫还是很森严的,只不过我身上拿着郡主的令牌,言明是来给殿下您送道喜,所以才得以进来。

就是这座燕京城,也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昔日乾国藏夫子来我燕京斩龙脉,人还没到京城,这边就已经反应过来了,做好了准备。

眼下局面,无非是,我是郡主身边的人,是家里人,仅此罢了。”

坚固的堡垒,一般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燕京城作为大燕的都城,除非大军围攻,否则寻常高手想要进来肆意妄为,也是困难得很。

当年百里剑来了,也只是默默地收拢起藏夫子最后一朵莲花离开。

但偏偏是在今日动手,

偏偏动手的,又是郡主,

原本极为严密的防守和预警,在这种极端情况之下,直接沦为了摆设。

“其实,还是殿下您太不小心了,您若是想要,身边收拢一些高手保护着您,也是可以做得到的。

那些大商行大镖行手里头,怎么可能没豢养一些供奉,要过来,不也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原本应该有一名红衣伴当炼气士会负责监视皇子府邸的,但因为李良申的反常,从西园出来没出城入军营,所以,他也被吸引过去盯着李良申了。

但,说到底,还是您大意了,千金之子不坐垂堂,是您自己,给了我这个机会。”

坐在地上的樊力闻言,深以为然道:

“对。”

樊力不禁想起自家主上,自家主上出行身边都会带着阿铭,胸口里还有一个魔丸,住的地方,下面躺着沙拓阙石,隔壁邻居就是剑圣。

真的不要嘲讽主上贪生怕死,

看看眼前的局面,

樊力觉得主上真的机智得一比!

要是眼前这个叫七叔的老头,今儿个去刺杀的是自家主上,

那结果,

嘿嘿嘿。

在这么严肃凝重的氛围下,

樊力居然发出了憨笑。

七叔有些意外地看着樊力,道:“倒是好气魄。”

听到夸张,樊力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姬成玦有些无奈,将略有些酸的脖子直起来,自己给自己倒酒,举起杯子,递向七叔:

“来,走一个。”

七叔很给面儿,和姬成玦碰了个杯。

“其实,真不是我不小心。”姬成玦开口道,“这座城里,能一口气派出两个这么高的高手来刺杀一个人的,除了我爹,可能就只有郡主了。”

一个是四大剑客之一,一个,能开一招二品剑。

普通权贵,想收拢两个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儿,一般到了这种层次,能号令他们去做事儿的存在,真的不多了。

但偏偏郡主身边有,且偏偏她今晚疯了。

“殿下还在纠结这个。”

姬成玦看向张公公,道:“其实,我不是没有想过在自己身边安置一些高手,但这么说吧,我爹常薅我羊毛,这些年来,我身边的人,下场都挺惨的,就是以前的那些养在家里唱曲儿给我听的歌姬,都被我爹抓进了教坊司。

这个教训,得吸取。”

张公公闻言,叩首道:

“主子,是奴才无用。”

“没没没,不关你的事儿,虽说我要是死了,你多半得给我陪葬,也别愧疚了。”

张公公闻言,居然笑了起来,点点头。

“哎哟喂。”

姬成玦有些无奈地看向樊力,道:

“我说,我要是今晚没了,我爹大概是不会给我报仇的,郑凡呢?”

樊力回答道:

“平野伯一直景仰镇北侯爷。”

“啧啧啧。”

姬成玦有些受伤,

但还是极为利索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

“今儿个,算是被上了一课,是我以前觉得自己太聪明,所以轻敌了。我不该小看女人。”

接下来,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该坐的,

都坐着,

樊力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桌上的两位,则继续慢慢的喝酒,时不时地,还碰一下杯。

而时辰,

也快到了。

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黑夜即将散去时的那种稀薄感。

姬成玦已经有些喝醉了,眼里,布满了血丝。

七叔站了起来,

拿起了自己的剑,

张公公也站起身,准备上前拼死一搏,虽然他清楚,对方既然能开二品一剑,自己是根本阻止不了对方杀人的。

樊力也被剑婢掐醒,

擦了擦口水,

睁大眼睛,看向前方,似乎等了许久,戏幕终于进入了真正的亢奋点,可不能错过。

没有援兵,

也没有剑下留人的戏码,

当剑锋落下时,

大燕六皇子就将彻底和这个世界告别。

在这个时候,

姬成玦抖了抖酒壶,发现没酒了,只能有些不满地丢下酒壶,嚷嚷道:

“老子不想死啊,老子还没活够呢,怎么能比姓郑的先玩完?”

七叔笑了,剑抽出。

却在此时,

一声声沉闷的钟响传来:

“咚!咚!咚!…………”

钟声传来的方向,是皇宫。

是离钟的声响。

若是四方城门处的离钟响起,则预示着大燕那个方向位置,出现了敌人。

而当皇宫内的离钟先行响起时,

则意味着大燕身份血脉最尊崇的那几个人里,有人离世了。

九响为天子驾崩;

而钟声,

到第八响后,停了。

七叔的剑,没有落下来,而是悬在半空中,喃喃道:

“八响……”

姬成玦眯着醉眼,

趴在桌上,

道:

“皇后薨了。”

————

感谢陈二七同学和凌晨桔子同学成为魔临第一百一十二和一百一十三位盟主。

喜欢魔临请大家收藏:(www.8shuba.com)魔临第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魔临最新章节 - 魔临全文阅读 - 魔临txt下载 - 纯洁滴小龙的全部小说 - 魔临 第八书吧

猜你喜欢: 凶案现场我的盗墓生涯洛河鬼书我有一座恐怖屋黄泉杂货铺尸王小道长九龙拉棺分金术极品阎罗太子爷我不当撒旦风水局中局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茅山捉鬼人绝地余生我能吓死全世界恐怖高校最强鬼王之极品女鬼系统神奇客店诡案追凶残棺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恐怖专送阴阳捉鬼师极品捉鬼系统吞噬列车茅山道士传奇
完本推荐: 武尊道全文阅读大宅小事全文阅读奸臣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残棺全文阅读求真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黄泉杂货铺全文阅读我有一个秘密全文阅读明月度关山全文阅读星级猎人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掌珠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盛华全文阅读我们都是坏孩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罗刀帝神脉至尊御鬼者传奇我的冰山女总裁重生之都市仙尊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魔门败类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万古神帝天命修罗超强兵王在都市王者风暴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超级保安在都市篮坛李指导旧日玩家超脑太监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噬天龙帝纨绔天医都市透视小神医万族之劫修真狂少都市鬼谷医仙抗日之全能兵王伏天氏弃少归来诸天尽头猛卒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

魔临最新章节手机版 - 魔临全文阅读手机版 - 魔临txt下载手机版 - 纯洁滴小龙的全部小说 - 魔临 第八书吧移动版 - 第八书吧手机站